陸學生長期應試 均值高方差小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錢穎一近日出書《大學的改革》,指大陸學生學業「均值」高、「方差」小,也就是平均程度不錯,差的不會太差,但高的也高不到哪去,是長期「考試文化」的結果。論者指出中國人津津樂道「歐美不少人不會做加減法」,並且以此斷言歐美教育比不上中國,卻不明白「高的也高不到哪去」,正是中國出不了賈伯斯、愛迪生、牛頓和亞當.史密斯等「高端偏離人才」的原因。

錢穎一是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對大陸高等教育長期以來有深刻的觀察。他指出,中國教育教出來的學生能力「均值」高、「方差」小;但學生的「品德」方面,卻是「均值」低,「方差」大。換句話說,學生的學業成績平均水平高,且差的不會太差,但高的也高不到哪裡去;學生的品德水準平均不高,而且差的卻很差。這種情況當然不妙,因為整體品德的大幅度低端偏離,對社會的破壞性很大。

把人培養成考試機器

為錢穎一做書評的廣東中山大學教授王則柯說,這種情況,是大陸教育長期考試至上的結果,把人培養成考試機器,大家都差不多。要命的是,高的也高不到哪裡去,缺乏出類拔萃的人才。

例如學業能力均值高,比方說50,但是方差小,比方說只有20,那麼最拔尖的也只有50+20=70。歐美國家學生均值低,比方說40,可是方差大,達到60,那麼他們出類拔萃的有40+60=100。

因此,歐美國家只要有幾個或幾十個高端偏離的個體,例如賈伯斯、愛迪生、牛頓和亞當.史密斯,對整個社會的進步貢獻就很大;相反,幾百、幾千個低端偏離的個體,例如不會做加減法,對整個社會卻沒有太大負面影響。中國人對歐美不少人不會做加減法津津樂道,並且以此斷言他們的普通教育比不上大陸,卻不明白這個好壞影響「非對稱性」的機理。

偏重成績不重視品德

此前大陸知名學者錢理群批評,考試文化只強調學業成績,品德卻沒有提升,「我們的一些精英大學正在培養一些『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王則柯指出,也就是那些「學過許多知識,善於利用制度的缺陷和傳統的弊端,同時又沒有人格底線的利己主義者」,「往往為了達到個人目的不擇手段」。

錢穎一認為,要改變這種非常偏重成績而不重視品德的局面,只能從通識教育與個性發展兩方面著手;王則柯也認為這2帖「藥方」很切中時弊。「很長時間以來,報考學校不是從興趣出發,而是首先考慮畢業時的就業前景,這真是我們高等教育的悲哀;如果就業至上,那辦職校和培訓班好了,還要大學幹什麼。」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