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戰火 燒向大法官

國民黨與黨產會之間的訴訟纏鬥,將延伸至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監委仉桂美、劉德勳調查《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後,認定有違憲之虞,本月14日在監察院院會提出向大法官聲請釋憲案,經出席監委全體無異議通過。

行政院獲悉後由發言人徐國勇以連用8次「深表遺憾」回應,他說,法治國依法行政是基本原則,《不當黨產條例》立法後,政院必須依法行政成立黨產會。因此,政院對於監察院的說法感到遺憾,「依法作為哪有什麼錯?」

藍綠攻防 陷訴訟泥沼

早在立法之初,藍綠即為《黨產條例》攻防不斷,國民黨一度計畫由黨籍立委提案聲請釋憲,但因本身席次不足三分之一,且親民黨立委也不願配合,可謂一籌莫展,只能與黨產會陷入訴訟戰的泥沼。

不過,監察院受理人民陳情案後,發現適用法律有疑義,而監院的糾正或彈劾權也無法解決問題,因此尋根本之道,以機關名義提出釋憲。

至於大法官是否受理釋憲,尚未明朗。黨產會主張,大法官可依過去一貫見解,依法不受理本件釋憲聲請案,以符憲政權力分際。不過發言人施錦芳也強調,將尊重大法官決定。

外界質疑,由前總統馬英九提名的在任監委,要趕在蔡英文總統補提名的監委上任前,通過《黨產條例》聲請釋憲。對此,監委仉桂美表示「我心如秤」,一切回歸專業,按法定職權程序走。

監委:違法手段非正義

監察院的調查報告開頭即直言,《黨產條例》公布實施後,行政院不僅怠於移請覆議及聲請釋憲外,還設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違反「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之限制,相關行政作為違反法治國原則與正當法律程序原則。

調查報告指出,黨產會就國民黨黨產以「推定」方式,將舉證責任轉換為國民黨;將財產時效溯及,超過刑法死刑追訴30年規定,排除並超越任何現行法制時效規定;限縮善意第三人範圍,而由行政機關直接認定國民黨之黨產為「不當取得之財產」。上述種種皆違反實質法治國原則。

調查報告也比對《中華民國憲法》變革過程,以及兩德統一造成東德國家與東德憲法消滅的不同之處,批評《黨產條例》將兩者相比並不恰當。監委還以「採用違法手段追求正義,正義不會因而實現」詰問。

政院:不符分權原則

對此,徐國勇表示,移請覆議是《憲法》規定行政院職權,監察院不能指揮行政院移請覆議,此說法違反權力分立原則,行政院深表遺憾。黨產會也聲明表示,依據《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可因行使職權,或其適用的法律、命令與《憲法》抵觸時,才能聲請釋憲,但監院並不適用《黨產條例》,不宜以機關身分提釋憲,否則將違反權力分立原則。

徐國勇還說,從國民黨向高等行政法院提出多次訴訟及訴訟正在進行中來看,國民黨訴訟權並沒有被禁止,「又是監察院曲解法律」,政院深表遺憾。

監察院的釋憲舉動,已點燃監察、行政、立法及司法等各機關的角力,因《黨產條例》引發的連串論戰勢將持續擴大。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