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讀不懂 茅盾近年備受冷落

曾經是20、30年代主流的文學大家「魯郭茅」,即魯迅、郭沫若和茅盾,近年繼魯迅作品是否繼續編入教科書、魯迅是否已不合時宜等議題引起諸多討論;今年逢茅盾逝世36周年,大陸學者也開始關注茅盾在這個時代遇冷,似乎對年輕讀者失去了吸引力。

茅盾原名沈德鴻,曾任國民黨國代、中央宣傳部祕書,後來成為共產黨員,在中共建國後曾任第一任文化部長;作為中國近代知名的作家、文學評論家、編輯人,晚年他在病中將稿費25萬人民幣捐出設立了茅盾文學獎,鼓勵當代優秀長篇小說創作,至今仍名列中國當代四大文學獎之一,且為獎金最高的文學獎。

著作命運大起大落

「文學史視野中的中國現代作家茅盾」論壇日前在烏鎮舉行,浙江師範大學教授、茅盾研究學者王嘉良指出,相較於張愛玲、沈從文等,茅盾近年無疑是受到了冷落;學術研究上亦面臨斷代,青年學者裡研究茅盾的已很少。相較於1980年代的茅盾研究黃金時期,王嘉良認為, 1988年「重寫文學史」時,十大文學家將茅盾排除在外,認為他的文學地位過去是受到政治文化需要而拔高,並不公允。

天津南開大學教授羅斯維指出,茅盾的《子夜》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少見,遭遇大起大落命運的作品。「曾經《子夜》備受讚譽,是一本不折不扣的暢銷書。」然而知名的文學評論家夏志清則不待見地曾評價它是「給上海畫張社會百態圖而已」,另一位評論家藍棣之則稱《子夜》「是一部高級形式的社會文件,是不足為訓的文學嘗試。」

運用象徵主義手法

然而王嘉良認為,過去對茅盾作品的評價多側重歷史價值,但對其美學的關注不足。「茅盾作品的藝術經驗很值得好好研究,他雖是文學批評家,論技巧,很多作家都比不上他。」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沈衛威分析,現在人不喜歡茅盾,和審美娛樂化有關,「李歐梵曾說,暢銷書就是三個要素:性、神祕和武俠」;沈衛威指出,茅盾作品雖也有「性」,卻和政治綁在一起,兩個年輕人上床談革命,現在年輕人自然不喜歡。

茅盾中學語文教師李曉敏提出,茅盾今日在年輕族群中遇冷,和他的語言和文學技巧有關,她認為茅盾小說中大量的行業語彙、文言詞彙、方言詞彙對學生們產生障礙;同時茅盾的小說多以特定歷史政治環境為背景,象徵主義的手法也讓許多沒有足夠知識背景的學生,不易進入他的文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