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故鄉動員令》大甲青農團體戰 契作拚食力

大甲盛產稻米和芋頭,大安溪和大甲溪沖出了平原地形,肥沃土壤和充沛水源讓大甲成了農業大區,隨著人口老化,盛極一時的農業文化逐漸式微。近年一群年輕農民秉持「自己的食物自己種」理念,運用科學與行銷思維扭轉務農苦情形象,透過辦雜誌、食農教育拉近產地與餐桌的距離。

扭轉務農苦情形象

大甲多名青農2015年串連組成「大甲雜糧產銷班」,透過契作生產的過程推廣無農藥、無化學肥料種植,去年再成立「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拓展市場。中都的社員30人,平均年齡不到40歲,9人經營團隊甚至有設計師專職設計產品,辦公室雖小卻充滿創業的拚勁。創辦人馬聿安說,「我們不走小農的文創路線,而是真實面對市場機制,要為農業找出活路。」

「一個放進人家嘴巴的產品,能不謹慎嗎?」32歲的馬聿安要扭轉社會對農業的觀感,他在與農民契作過程一方面中「偷學」前輩的農業經驗,也將友善環境的新觀念傳播出去,逐漸改變生產過程,但在九成九都是慣行農法的農村裡推廣起來頗費力。

30歲的年輕芋農柯朝元家族世代務農,他在5年前返家接手。他說,青農缺人脈和資源,即便建立自有品牌也難銷售,合作社省去盤商的剝削,「大家打團體戰,我們可直接面對消費者和店家,對自己有較大的掌控力。」

這批青農同時進行食農教育,不僅創辦「好農」雙月刊,到各地挖掘好農好故事,舉辦體驗活動,也曾為學童免費提供一日早餐,目的是讓更多消費者認識食物及生產者,縮短餐桌和產地的距離。

食農教育拉近距離

馬聿安與哥哥馬聿平搭擋,務農年資轉眼已近10年。他們最初接下九厘大的祖田,自創稻米品牌「九厘米」,打開知名度後再接再厲建立小麥品牌「十八麥」。馬聿平說,耕地面積從九分增為四甲的過程其實是辛苦且漫長的,「我們是一代農,一開始生存是很艱困的。」

馬聿平有應用外語背景,過去在台北念書,嘴巴上說是被弟弟拉回家,但對坐不住的他而言,種田是再適合不過的志業。他們的父母在教育界,對兄弟兩全力支持,「一直租不到田,所以我爸還幫忙買了四、五分的地,蓋農舍自己住。」

水稻縮減大勢所趨

馬聿平表示,農民寧願田荒廢也不願租給不信任的人耕,直到他們第七年做出成績才有人主動出租。他指出,台灣水稻種植縮減是大勢所趨,水稻的種植門檻低,獲利有限,水稻釋出的土地轉種雜糧是未來該走的路,已經陸續嘗試小麥、大豆、薏仁、蕎麥。

合作社與中部地區上百名農民合作,致力於提升國產雜糧的質量,銷售的農產品愈包愈多,現階段最主要任務是把非基改黃豆的數量拉起來。馬聿安說,「國產的食物里程低且監控性高,我們要堅持安全高品質、對生態衝擊小的作法,台灣農業才有辦法永續生產。」

中興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博班畢業的馬聿安將科學方法導入農業。他目前積極推動大豆分級契作制度,將黃豆品質分級並按級向農民收購,愈高級收購價愈高,「分級就是一種規格化,農民會按這個標準進步。」

分級制度監控品質

大甲在內幾個台中海線地區,2015年起配合政府政策展開大規模種植大豆。馬聿安推動分級制度的最主要目的是監控品質,「國產雜糧的消費市仍不穩定,可能品質不夠好、供應量不足,但我最大的希望還是回歸到自己的土地上來生產。」

馬聿安指出,上代精英多考公職,這代多希望創業,台灣的農業封閉、發展不透明,「換句話說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我希望能吸引更多一流人力加入這個產業。」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