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族博士藝術家陳惠蓮 作品紀錄原民少女悲情歷史

三地門鄉陳惠蓮是唯一擁有藝術博士學位的排灣族藝術家,她在博士研究期間開始重新找回自己的文化,並以多元材質製作傳統藝術。她曾在學生時期見到同族被賣入妓院的少女,讓她難過哭了,這段經歷也成為她的作品「百步蛇之死」。

陳惠蓮原本學護理,畢業後從事護士工作沒多久,就發現並非自己想要的人生。離職後到台北工作,認識從香港到台北的先生,兩人到香港結婚成家,她才開始追求自己的興趣,一路取得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藝術系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

從小在都市長大,陳惠蓮對自己的排灣族文化並不熟悉,就讀博士期間才開始鑽研,到部落向VUVU們蒐集各式傳統圖騰,博士論文也以「圖騰誌」為題,並以多元材質來創作傳統圖騰和藝術,同時探討原住民的歷史與現代、文化轉向等議題。

她說,傳統排灣族藝術已經很多人在做了,所以她要創作不一樣的傳統藝術,像是用大頭針拼製圖騰。在作品「漢化」中,她以漢人拜拜的香製作排灣族圖騰,以香緩慢燃燒象徵原住民文化在漢文化強勢影響下,逐漸消失。

她在台北求學時曾誤闖風化區,妓院中一名和她同齡的同族少女,透過鐵窗跟她對望,她難過到邊逃跑邊哭,永遠忘不了那眼神。後來她讀到詩人莫那能的《百步蛇死了》,描寫原住民少女大批被賣到妓院的年代,她以此創作,把排灣族少女頭冠放在蛇藥酒罐中,外面圍著鐵欄,上面一顆紅燈泡,紀錄這段悲慘歷史,未來不要重導覆轍。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