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小華忽如歸 寫戴華光叛亂案

「我之所以費盡心血查詢資料,並不在於奢求平反,可我想用自己的方式接近歷史觸摸傷痛。」原籍河北滄州,生於台灣,現籍馬來西亞的華人女作家戴小華,醞釀了20年的家族紀實故事《忽如歸》近日在大陸出版,一改過去「外省人」視角描寫的台灣50年代發展榮景,戴小華大篇幅敘述了胞弟胞華光在轟動一時的「人民解放陣線案」的遭遇,以及家族對落葉歸根的渴望。

大陸評論家陳思和認為《忽如歸》為「繼聶華苓的《三生三世》,齊邦媛的《巨流河》之後又一部現代民族痛史。」作家王蒙稱此書使其「重新認識了一段歷史」;與戴小華相識20餘年的作家王安憶也稱自己直到讀了《忽如歸》才感覺「打開了巨大的謎」。戴小華在此紀實家族史中,揭開當年又被稱為戴華光案的「人民解放陣線案」,她在後記中寫道:「每當夜深人靜時,就會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頻頻催促。」她以自己家族為例,講述在國共兩黨的複雜關係下,某些來台外省家族的血淚故事。

承認作為 不承認有罪

1977年被以判亂罪逮捕的旅美華人戴華光,當時的判決書稱其在美受中共煽動,成立「人民解放陣線」製造動亂,而後戴華光被移至綠島,多次被關入黑牢,承認所作所為但不承認有錯有罪,一心認定「死也要死在兩岸統一後」,終在服刑11年後獲釋。戴小華指出:「我不想只訴說傷痛歷史,更願意強調在那個恐怖的底端有強大的救贖力量,就是愛國力量,使得受難者的家屬在陷入極度悲絕時還能超越苦難的決心。」她認為那份渴望「歸」的力量,不僅是身體的回歸,更是對文化的尋根和體認。

拒領補助金 毅然返鄉

大陸評論家周立民指出,在讀《巨流河》時曾質疑「齊先生認為上世紀50年代是台灣黃金時代,但對某些家族來說卻是白色恐怖時代。」他認為《忽如歸》反應了另一種認同,從不同的角度看到當時台灣更立體的面向。全書以作者母親在台灣去世,全家人努力實現母親安葬於故土的心願為開頭,也描述了戴華光在解嚴後拒絕領取補助金,毅然回到父母家鄉滄州的歸心。

戴小華坦言,自己這一代人雖然出生在台灣,但在父母的言談中,聽到看到的都是離散之苦,家國之痛,因此她以《忽如歸》訴說一代人的歸心,「我覺得歷史的延續需要不斷訴說,希望後人能夠引以為鑑,讓這段傷痛史不再重演。」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