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台籍公費生 菁英被兩岸遺忘

「陳弘、鄭堅、陳天章、尤寬仁……這些原本應該在台灣近代史上留芳的名字,如今在兩岸都遭到抹煞。」文史工作者鐘明宏有感於這些台灣歷史上首批由政府有計畫培養的知識分子,滿懷理想負笈「祖國」的台籍公費生,卻在遺忘中逐漸凋零,遂親訪碩果僅存者,紀錄下這群公費生的曲折人生。

70多年過去了,鐘明宏翻找台灣光復初期的政府公告、新聞報導,並親自走訪北京、上海、哈爾濱等城市,找到這些滯留在大陸的老人,寫就《1946,被遺忘的台籍青年》一書。他指出,台灣剛光復時,具有大學學歷的台灣人只有300多人,尤其嚴重缺乏法政專業人才,國民政府只能大量啟用外省人擔任官員,但也因為語言不通,衝突不斷;為了提拔在地菁英,讓兩岸「無縫接軌」,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舉辦了台灣史上第一場公費生考試,共錄取了92名學生赴大陸攻讀。

以當年考取公費生赴北京大學西方語文系就讀的尤寬仁為例,當時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決定報考,原因是「因為胡適在北大!我要去北大追隨胡適!」以文科榜首之姿進入北大的尤寬仁,日後因國共內戰滯留大陸,隨著知識分子的地位低落,加上台灣人的國民黨特嫌身分,使得尤寬仁在工作領域備受歧視。然而過去在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同事仍不得不誇他「不折不扣的語言天才」,靠自學精通18種語言,卻在圖書館負責外文書籍的編目工作,曾與尤寬仁共事的工大教授馬寧便感慨:「大材小用了!」

鐘明宏指出,這批台籍公費生,普遍在日據時代,見過台灣人受日本欺壓,而期許有朝一日,台灣人能夠變成堂堂正正國民。而這群見證了大陸數十年變遷的台灣人,都是懷著理想而離鄉背井的知識青年,他們的漂泊,「是出生在和平年代的我們,永遠無法體會的,一篇篇可興可頌的故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