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住民藝術最具特色的表現 彫刻

凡未受到東方及歐洲兩大文明所支配或影響的文化,其民族的創作表現通稱為「原住民藝術」。彫刻是台灣原住民藝術中最具特色的表現,不像編織工藝廣見於台灣所有原住民藝術中,彫刻僅發達於南部山區的排灣族群(排灣、魯凱、卑南)、孤懸海外蘭嶼的達悟族,以及蘭陽平原的噶瑪蘭族,其中又以排灣族群的創作最具風格、藝術成就最高,故素有「藝術民族之稱」。

台灣原住民文化著名研究者與收藏家、享譽國際的抒情抽象畫大師陳正雄指出,在南台灣長年溫煦的氣候中,既無異族覬覦的壓迫感,加上綿延的海岸線,讓排灣族群歡樂優閒混居於山與海之間,生活經驗豐富而自在,繼而培育出令人驚豔的造形創造力及想像力。此外,陳正雄認為,排灣族群有類似周朝的階級制度,貴族享有居華屋、著美服,以及使用紋樣陶罐、彫刻器具的經濟與藝術特權,平民要向貴族納租,這樣的社會階級制度也促成藝術的高度發展。

排灣族群 譽稱藝術民族

排灣族群的彫刻概分為木彫及石彫,石彫最原始,充滿神祕色彩,但流傳稀少,現存皆以木彫為主,極具特色。陳正雄說,該族群的木彫技法是以平面的浮刻與和線刻兩種占多數,與非洲及大洋洲原住民的立體彫刻大異其趣。

排灣族群也有立體彫刻的造像,但那是後來受到漢人及日本人的影響所產生的創作,現在屏東泰武、來義及霧台,可謂其彫刻藝術中心,尤其泰武鄉佳興村,因地處深山幾乎與世隔絕,完整保存了原始風格的彫刻精品。現在看到的木彫藝術品大到貴族家屋的兩丈橫樑,小至佩刀、木盾、煙斗、酒杯、梳子、占卜用具箱、以及長槍等日常用品,均可看到充滿原始生命力、神祕感的創意及想像。

祖先崇拜觀念是排灣族群的特點,長久流傳出許多社會規範與不可觸碰的禁忌。陳正雄說,他們彫刻的人紋像和人頭紋代表著祖靈,而人頭紋也有可能和獵頭風俗有關。他觀察到排灣族群所刻的其他紋樣種類繁多,最常見的除前述的紋樣外就屬蛇形紋和鹿形紋,這和他們相信擁有巨毒的百步蛇是代表祖先所產生的敬畏心,及山區多鹿,故其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有關。

晚近的紋樣更多元,包括豬紋、狗紋、貓紋、牛紋、鳥紋、蝴蝶紋、及花草紋等。陳正雄說,彫刻的邊飾多為幾何形紋,主要是由蛇形紋及人頭紋演變出來的,其中又以蛇形紋變化最多,延伸出曲折紋、鋸齒紋、三角形及菱形連續紋、竹節紋、S形紋、同心重圓紋、及太陽紋等各式各樣的紋樣。由此可見,「平面的」、「裝飾的」、「象徵的」是排灣族群木彫的兩大特色。

木彫人像與南島原住民族在造形藝術呈現出共同特點,造像大多式樣化。以立柱人像為例,特徵在圓臉,長鼻,小眼睛,雙手舉於胸前或兩肩側,五指等長,左右腳趾分別朝向左右,雙腿粗短而略彎,最特別的是以「性器」來分辨性別,故性器特徵明顯。陳正雄解釋,腳趾朝左右是因為早期木彫皆為平面,與非洲黑人的立體彫刻不同,必須把三度空間壓縮成二度空間。後來受漢人影響後才有少數的立體彫刻且多呈現在木偶、調羹、及煙斗上,處理的手法偏重在裝飾。

達悟族 木彫藝術最純粹

海外孤島雖阻礙文明的發展,卻同時保留純粹的美麗藝術。達悟族自古以來被大海隔絕,未曾受過他族的侵略與影響,其所保存宛如仙境般的原始文化一直是人類學家與藝術家的嚮往之地。陳正雄說,達悟族精於彫刻也善於金銀工藝。像木船與船飾、屋柱、壁板、短刀等,都會刻上各式各樣的幾何紋樣,部分甚至繪上色彩,有同心圓紋、水波紋、鋸齒紋、三角紋、人像紋等。

陳正雄說,在達悟族神話中的女神及其式樣化的人像紋稱為「瑪加瑪歐克」,代表著教導他們造船及耕種的神明。而達悟族所用的顏料是由紅、白、黑三原色組成,亮麗又神氣的佔據船身,也向世人誇耀其與世無爭歡樂國土。陳正雄認為,達悟族的彫刻技法簡單,線條樸拙,雖然無法和排灣族群相提並論,但仍洋溢出原始民族純真、狂熱的情感與生命力,帶給人愉悅與親切的感受。

平埔族 有亞太木彫特色

至於對木彫同樣充滿藝術天分的平埔族,在造形的創作上真摰而率直,絲毫沒有文明世界的虛偽矯飾。陳正雄說,而最早受到漢化的北部平埔族(嘎瑪蘭族與凱達格蘭族)中,凱達格蘭族的木彫保存最多且自成一體,在風格上具有亞太地區木彫藝術的特色,造形上多為房屋柱子和牆板,以及立體的祖靈像或神像彫刻。

台灣原住民藝術是融合該族群生活經驗、歷史記憶及文化認同的藝術創作,在表現上非常多樣化且具有獨特性,甚至充滿神祕感,富有極高的藝術內涵。陳正雄曾喟嘆:當我們面對那些古老而新奇的原住民文物時,原住民藝術所特有的巫術色彩,散發出一種令人畏懼的神祕氣氛。或許就是這樣的氣氛,使得其藝術性在時間巨輪無情的輾壓下,仍不掩驚世的風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