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辭去CEO 賈躍亭退一步換來樂視轉機?

樂視姓「賈」,還是姓「孫」,在孫宏斌救火樂視半年不到,市場上便出現這樣的詢問。對賈躍亭來說,他在樂視的地位,第一次受到了挑戰。而這次,他選擇退步。

退步讓權

5月21日,樂視網披露重大人事變動。賈躍亭申請辭去總經理職務,專任董事長一職,原樂視致新總裁梁軍進入上市公司,全面履行CEO職責。另外,原樂視網財務總監楊麗傑也宣佈辭職,由張巍接任財務總監。對此,賈躍亭表示樂視網終於有了專門的CEO,這是樂視生態管理架構的提升。

此次人事調整,在多數業內人士看來,是一種妥協。雖然在樂視生態體系中,賈躍亭依然是樂視第一大股東。

妥協的對象,是融創中國的孫宏斌。

5個月前,樂視資金鏈面臨崩盤危機,被視為「白衣騎士」的孫宏斌進場,後者帶來的150億資金(人民幣,以下同)為賈躍亭的樂視解了燃眉之急。

樂視等來了救命錢,但同時也迎來了一個強勢且野蠻的股東。

樂視網的原二股東鑫根資本創始人曾強曾對外表示,樂視需要能夠制衡賈躍亭的人物。

「賈總身邊缺少一個可以和他制衡的COO和CFO。沒有COO,使得公司沒有KPI,沒有CFO,使得資金可以隨意調動。」曾強說道。

那時,賈躍亭只回了一句:樂視沒有二股東。

在孫宏斌投資樂視進場之後,這一現狀很快被打破。制衡賈躍亭很快成為事實,並甚至更進一步。

新金融觀察記者瞭解到,孫巨集斌對樂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動樂視公司治理結構,把上市體系和非上市體系進行隔離。孫宏斌說:「一定要讓上市體系有一個完整的封閉性,資金是封閉的。」

對於樂視旗下的非上市公司業務序列,孫宏斌則直言不諱:「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幹好一兩件事就行了。」

他甚至表態:「中超版權就不應該買,中超版權去年的投資是13.5億元,一共收了5千萬,虧了13個億。做這個事兒就是神經病。」

隨著孫宏斌的表態,樂視的變化也在逐步發生。最明顯的,便是樂視體育裁員,樂視的高管也都走了很多。

今年初,賈躍亭在接受採訪時曾經表示,樂視七個子生態控制權一個都不能少。而今,他已經交出樂視網總經理大權。

戰線收縮

「要麼偉大,要麼死亡。」

在賈躍亭一手帶領下,近幾年一直在資本市場炮製概念,宣稱打造體育、影業、手機、汽車等等生態的樂視,從未停止過燒錢模式。

資本市場的輸血,也幫助樂視形成了互聯網及雲、內容、大屏、手機、體育、汽車、互聯網金融等七大子生態。然後這些新故事、新概念,再與上市公司資產的樂視網產生「關聯」,從而達到刺激股價的作用,這是賈躍亭打的精准算盤。

但現在,這個算盤恐將落空。

隨著樂視遭遇資金與組織壓力,急速擴張的樂視生態體系,迎來了其最為危機的時刻:缺錢。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樂視一直有資金問題。但此前樂視談的都是自己可以進入更多市場,將它們相互打通以完成生態間的「化學反應」,並不斷以此從A股市場融資。按照樂視的化反體系,電視、手機乃至汽車的虧損最終可以從服務費裏收回來。但目前看來,樂視的生態化反體系構建遇到很大的困難。

於是只能急刹車。去年11月,賈躍亭首先對樂視的擴張進行了反思。

「樂視生態戰略第一階段,以各個子業務線為主、平臺業務為輔。但我們蒙眼狂奔、燒錢追求規模擴張同時,全球化戰線一下子拉得過長。」他表示,日後七大生態快速擴張要告一段落。

隨著孫宏斌進場樂視,樂視的未來,將更趨向於收縮。

之前的樂視一直分為三個體系:上市體系、非上市體系和汽車體系,而未來,樂視將從三個體系變成兩個體系——即上市體系和汽車體系。後者,則是樂視生態中最燒錢的一個板塊。

孫宏斌曾在融創的發佈會上毫不避諱地直言:「樂視汽車賈躍亭要怎麼玩就怎麼玩,他的主要精力也將在汽車上。」

賈躍亭也證實了這一點,當問及樂視汽車時,他清晰表述:「在上市公司之外,我更多的精力放在汽車業務當中。」

自此,樂視或許告別了賈躍亭時代,也迎來了新的轉機。

「樂視是戰略驅動、組織驅動、產品技術驅動,但在管理上,一直是樂視的短板。」賈躍亭認為由於樂視業務板塊分成好幾塊,公司發展業務量越來越大,自己身兼數職,精力有限,為了讓更強的團隊投身樂視網的管理,從經營管理、財務核算、資金計畫上會有較大提升,才進行這次人事調整。

而調整之後,半年來樂視賣掉了不少非核心的資產,賈躍亭認為,這讓樂視的核心業務,尤其是非上市業務,能夠進入一個快速恢復期。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