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林奕含《房思琪》惹議 寶瓶總編朱亞君跳樓被阻

寶瓶出版社社長朱亞君,日前被媒體暗指以市場現實為由,取消出版林奕含的《房思琪的私房樂園》引發爭議,晚間朱亞君再度po文幽幽說:我已經無路可走。文末更疑似透露想輕生的念頭。晚間朱亞君企圖跳樓被勸阻。

網路媒體日前專訪林奕含好友「美美」,暗指朱亞君以「成人」的姿態板起臉孔,告訴林奕含「現實世界」的規則。 市場現實為由取消出版林奕含的《房思琪的私房樂園》,這對林奕含是一個重擊,朱亞君日前曾對此PO文澄清。

朱亞君今晚再PO澄清,她對《報導者》的報導表示不滿,憤怒說:「我去年中見到的林奕含,和你們今年初見到的她,是同一個精神狀態嗎?你們可以確定嗎?可以嗎?可以嗎?回答我!我需要為去年退稿的事情負擔今年死亡的責任嗎?」

朱亞君後來突然說:「對不起媽媽,求求你原諒我,求求你。我也沒讓你蒙羞,請相信。我對不起家人,對不起我愛與愛我的人,尤其是身邊的人,你盡力了,不要內疚。請原諒我,讓你們傷心了。」「我很愛我的工作。但對很多人失約了,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盡力了,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請原諒。」字裡行間流露她的無奈。

末末朱亞君更感嘆,「我想。少了一個人,明天太陽還是一樣升起的吧」疑似透露輕生的念頭,讓底下的網友非常擔心紛紛安慰她,有的則急得說正在報案。

據《自由時報》報導,今晚8點55分,北市消防局接獲報案,指木柵路上一棟社區大樓6樓有人意圖跳樓。消防員與跳樓者僵持1個多小時,並鋪起氣墊,晚間10點,在親友勸說之下,跳樓者才被勸回屋內,她告訴警方,是因一時心情不好想不開。警方說,今晚企圖跳樓的人就是朱亞君,朱亞君現在情緒已稍平復,並未送醫。

以下為朱亞君臉書全文:

1.我已經無路可走。

2.《報導者》先是單方面的報導,刊出後我主動聯繫主事者,提供各種資料,但他們不採用。他們只堅持他們報導的「正義」,還聲明已看過彼此信件。

接著繼續放任旗下記者,以私人名義發文攻擊公審。

這其一侵害個資,其二不求平衡報導,其三不容許指涉的當事人以對等的方式在媒體上澄清。

我今早再度與報導者溝通,沒人在乎。這樣的媒體沒有失格嗎?

3.我和《報導者》提到:除了信件之外,還有三次見面深談的內容、與電話上往來,這中間有一些過程,但無人理會。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有時間、有脈絡的,7/7到7/11日,這中間發生了甚麼,不是你拿著兩張圖可以說明的,我試圖要說明,沒人在乎。這樣的記者沒有失格嗎?

4.我去年中見到的林奕含,和你們今年初見到的她,是同一個精神狀態嗎?

你們可以確定嗎?可以嗎?可以嗎?回答我!

我需要為去年退稿的事情負擔今年死亡的責任嗎?

5.我原本無意傷害任何人,事發至今,我本來一字未發,但發動兩家出版社出來公審比較的是《報導者》。要讚揚後者出版社沒關係,為什麼要找前者墊背?

而後輿論沒有朝《報導者》要的風向走,接著又以記者煽情的手法、私人的名義繼續公審。

當網路上點名我,我只是應答,我澄清文中,甚至無一字提到媒體名稱與另一出版社的名字。(而榮幸你告訴我:《報導者》的文章中因為沒提到朱亞君,所以這報導是公正可發表的?) 當另一家出版社攻擊我,你們的記者繼續幫忙。口口聲聲的正義,卻是建立在傷害另外一個人的基礎上。

6.我就算再發文澄清,大家只會抓著其中一二字句再作文章。那麼多媒體報導,我沒有接到一通記者的電話。一通都沒有。

我明白了,世界上沒有所謂「清者自清」。

7.我這輩子有兩次退稿賈禍,一是林,一是2011年退了伊格言投稿的長篇小說。

8.寶瓶是我的驕傲,我希望我的同事們要抬頭挺胸。你們的總編輯不曾讓你們蒙羞。明年的員旅,記得幫我跑遠一點。

9.對不起媽媽,求求你原諒我,求求你。我也沒讓你蒙羞,請相信。我對不起家人,對不起我愛與愛我的人,尤其是身邊的人,你盡力了,不要內疚。請原諒我,讓你們傷心了。

10.我很愛我的工作。但對很多人失約了,對不起對不起。

我真的盡力了,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請原諒。

謝謝大家,世界應該還是美好的吧。我想。

人還是有單純的善意的吧,我想。

少了一個人,明天太陽還是一樣升起的吧,我想。

祝福。

★請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中時電子報 黃麗蓉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