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曹德旺難題 觸動誰的神經

已經過了70歲的曹德旺也許不會想到,在美國投資的玻璃工廠會在短時間內帶來這麼大的爭議。當曹德旺跑了的聲音剛剛沉寂下去,曹德旺在美國攤上事的聲音再次響起,而這背後,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領域和時機漸成焦點。

從跑了到攤上事

2016年10月7日,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正在為一家中國企業的開業忙碌著。

總佔地675畝,廠房約17萬平方米,世界最大的汽車玻璃單體工廠在這裡正式竣工投產,投資者來自中國福建,陽光下Fuyao Glass的字樣分外顯眼。

這間福耀工廠的前身是通用汽車製造工廠,它曾經僱傭了數千名製造SUV和卡車的人員。隨著金融危機損毀了整個行業的就業崗位,2008年正式關閉。

福耀接手後使其具有夾層玻璃、鋼化玻璃、包邊和ARG的生產能力,目前已僱傭2000多名員工,計劃年產逾450萬套汽車玻璃,屆時將為美國汽車市場提供1/4的玻璃配套需求。

作為中國製造業對美國的重要投資項目之一,開業第一天起這裡就承擔了不同的聲音。福耀的到來,為美國的藍領階層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美國人也因此將福耀工廠所在的路段改名為「福耀大道」。

但並不是所有美國人都喜歡這家工廠,媒體則報導稱該工廠被聯邦職業安全與衛生署(OSHA)處以「違規操作」罰款,並迎面撞上了美國「強大」的工會,遭遇了工作條件與種族歧視方面的諸多投訴。

事實上,早在2011年,福耀玻璃就在俄羅斯設立工廠,投資了2億美元。此外,福耀玻璃在歐洲、韓國也設有工廠或銷售公司,但都沒有遭到如此巨大的質疑之聲。

「曹德旺去美國建廠,原本是正常的投資行為,是小事一樁,但是從去年所謂曹德旺跑了的情況出現,到今天再次成為焦點,時間點上的巧合不無關係。」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認為,此前剛剛熱炒了一回「別讓李嘉誠跑了」,當時曹德旺去美國投資自然會容易讓人借題發揮。

再者,去年下半年正是外匯儲備減少、人民幣累計貶值幅度較大的「節骨眼兒」,也確實有個別境內資本藉口對外投資進行資金外流,曹德旺此舉很容易觸動社會的敏感神經,自然會有一些聲音對這件事起哄。

掛著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標識的產品一度行銷全球,是中國在全世界面前最好的代言人,對於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程度來說,製造業如果失去優勢,後果將難以想像。因此,對於曹德旺對於製造業去海外投資設廠,總是會產生這樣那樣的反應。

白明介紹,今天曹德旺在美國遇到的小問題不僅僅發生在福耀玻璃身上,可以說是許多中國對外投資企業遇到的共同問題。中國企業在海外遇到的勞資糾紛領域,中資企業在秘魯鐵礦、韓國雙龍、贊比亞銅礦等投資項目上遇到的勞資糾紛,哪一件似乎都比福耀玻璃在美國的境遇要嚴重很多。「關鍵是要從中吸取經驗教訓,而不是人云亦云地指責我們自己的企業。」

此外,剛剛就在6月中旬,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有關企業授信和債務融資風險,包括萬達、安邦、海航、復星、羅森內裡等,劍指海外投資併購兇猛、銀行敞口較大的大型民營企業。

海外投資收益難

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認為,雖然(勞動力成本)使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的競爭獲得某種優勢、但如果要在國際市場上公平競爭,遲早要補上這一課。走出去的曹德旺,比較早地遇到這種挑戰,如果他的企業經過這種磨合,經歷這樣的磨煉,補上這樣的成本,還能在新的競爭環境中站住腳,說明這個企業是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根據商務部的統計數字顯示,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1701億美元,同比增長44.1%。在併購領域,2016年全年共實施對外投資併購項目742起,實際交易金額1072億美元,涉及73個國家和地區的18個行業大類。

大規模海外投資,目的之一是獲得可觀的回報,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骨感,回報的甜蜜永遠是和蝕本的悲傷聯繫在一起。

國資委研究中心、商務部研究院聯合發布的《中國企業海外可持續發展報告2015》顯示,完成海外併購的中國企業中盈利可觀的佔比僅13%,基本盈利的為39%,處於持平狀態和暫處於虧損狀態的企業合計佔比為48%。

「海外投資需要考慮眼前的經濟效益,也需要考慮長遠的綜合效益,比如和國家大的發展戰略相呼應,解決中國急需的產業需求等等。」

白明認為,對於實業投資,擴大中國製造業在全球的話語權應該支持;對於借海外投資實行資金轉移的行為則要嚴格區別對待。

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不確定性干擾,不僅包括曹德旺現在所遇到的勞資糾紛,也包括社會秩序、基礎設施、營商環境、市場變化、政策調整等各種各樣的系統風險。如果事先沒有一個思想準備,到時候也很容易手忙腳亂。曹德旺經歷的種種,提醒著每一個中國企業家。

當然不要忘記,眾聲喧囂之時,更需要相信企業家自己的判斷,畢竟所有經驗都表明,當事者了解得更多。

中時電子報 新金融觀察/彭俊勇、盧宏奇/編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