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港經濟翻轉 港人驚覺:靠內地吃飯

要正確掌握回歸20年來香港的轉變,不可以單獨從香港的角度看,更要從世界的、宏觀的角度來看,才能在東西方各種勢力,利益,觀念交匯的香港特區中,掌握持續變動的陸港關係和歸納其中關鍵的動能和矛盾。

那麼,做為英國殖民地150年的香港回歸中國20年,香港和大陸之間的關係和20年前相比,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關鍵變化呢?香港在經濟全球化兼區域化,政治在地化的趨勢下又顯示出怎樣的特徵呢?

回歸中國 港人適應中

回歸中國懷抱20年,香港普遍感受陸港經濟實力翻天覆地的變化。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1997年香港的GDP占大陸GDP的近20%,20年後,香港的GDP只占了大陸GDP的2.9%。今年43歲,在香港從事教育工作的譚志華表示,大陸的快速崛起和香港的相對停滯「壓的香港喘不過氣」。香港在融合的過程中,感受到以往熟悉的,習以為常的生活受到衝擊。房價,物價其實都受到大陸各個層面的影響。「我們都還在適應中」。

變化不僅在社會層面,更具體而微的展現在經濟方面,1997年香港回歸時,香港的經濟主要由香港本土企業主宰。20年前香港股市市值前10大都是香港本地企業或是外資。現在港股前10大完全由大陸企業包辦。以往高度依賴金融貿易的香港人驚覺,「我們是靠內地吃飯」,大陸的影響力無所不在。

這樣的感覺還因為鄰近的深圳快速崛起而加劇香港人的危機感。一名被派駐在香港金融界工作的新加坡人劉義發就表示,他能感到香港人的無奈和徬徨。「如果有一天,原本充滿優越感的新加坡人越過新柔長堤,看到的是欣欣向榮,氣象一新絲毫不輸給新加坡的新山(Johor Bahru),相信一般的新加坡人一定感到震驚」,他並指出,最要緊的是,普通香港人並沒有融入內地體制的主動性,始終認為還是英國人創造出來的體制優越,「這樣就造成了一個很難解決的認同問題」。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主任李曉兵就用很傳神的話概括了這個過程。「香港回歸20年就是實現從統一到治理,從區隔到融合的轉型。而這個轉型對於大多數的香港人來說,是要時間適應的」。

星國看香港 當局者迷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劉義發就表示,做為新加坡人他很能體會香港人的「認同困境」,試想如果有一天,新加坡重新再併入馬來西亞,新加坡人可能要比香港人還更不能適應。再說新馬之間實力的對比也遠非陸港目前實力對比差距之懸殊。他覺得要解決香港人認同危機只有「重新認識內地,重新認識自己」。

90年代香港回歸前夕,美國財富雜誌發出舉世聞名的「預告香港死亡紀事」,向外宣告「香港已死」。20年後看來其中絕大部分預言和假設,都被證明是錯誤的。香港如何在全球化競爭和中國崛起的過程中,重新尋找和發現屬於香港獨特的優勢和利基,在再中國化的歷程中參與實現中國夢,實現「心和新」的回歸、讓香港既是全球都市(global city)東方明珠,同時又具備引領未來的中國屬性。考驗著新一屆的香港特區政府,也考驗著以習近平為核心的大陸領導層的智慧。

記者孫昌國/專題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