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僕上班打混 下班拚打工 為了賺錢 犧牲國家競爭力

銓敘部擬開放公務員兼差,對於未來退休金將縮水的基層公務員而言,可以趁年輕多存些老本,但人的精神和體力有限,若無法控管,恐捨本逐末,未來兼差公務員上班打混,副業當本業情況將層出不窮。

開放公務員兼職兼差的聲浪,其實已吵了好幾年,年金改革讓公務員退休金縮水,只是臨門一腳。

目前公務員在外兼職幾乎都是偷偷摸摸,除非有人檢舉,否則主管機關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研擬開放只能說是讓公務員兼差檯面化。

雖然台灣公務員退休所得替代率與世界各國相較明顯偏高,但公務員在職薪資並不算高,尤其無法與「高薪養廉」的新加坡相提並論,台灣公務員的問題除了退休金外,更重要的是工作勞逸不均,薪資卻是齊頭式平等,讓部分公務員得靠兼差來貼補家用。

但是在政府推動勞工「一例一休」後,開放公務員兼差更顯得諷刺。公務員上班時間固定每天8個小時,周休二日,根據銓敘部的規畫,未來公務員下班時間都可以兼差且不限時間,也就是說,公務員上班加兼差,不受到工作時數和周休二日限制。

可預見,未來能在外面兼差的公務員,除了本身有生計上的需求外,還要下班後仍能保有再兼一份工作的體力。

雖然草案中明訂公務員兼差所得不得超過最低基本工資,但因為公務員已有公保,兼差工作不必另外投勞保,實際薪資難以查核,在現行公務員淘汰制度不彰下,為了賺更多錢,恐難避免兼差公務員「下班打工,上班打混」。

政府在開放公務員兼職同時,也應研擬配套的獎酬和淘汰機制,以防公務員因為兼差讓工作效率和品質打折,為了讓公務員多存些退休老本,卻犧牲了政府效能,將是得不償失。

崔慈悌/特稿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