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訊雙週刊》當初若《洗錢防制法》完成修法 「黃金署長」不敢如…

7月3日,號稱史上最貪消防署前署長黃季敏,被依貪汙收賄9罪、洗錢二罪等處以18年徒刑,沒收犯罪所得2000多萬元、褫奪公權八年,仍可上訴。

黃季敏因為愛用海外帳戶與黃金條塊洗錢,而被稱為「黃金署長」;不僅如此,他還透過兄長圖利特定廠商、利用兒子帳戶洗錢,若依他在道上名號「黃四成」(每一標案收賄四成)推估,加上全家生活豪奢、薪資戶只進不出,他的不法所得恐怕不只沒收查扣的部分。

就有執法人員私下感嘆,如果當時《洗錢防制法》已完成修法,把黃季敏列入重要政治人物名單(PEPs),銀行經辦人員和銀樓業者不但有責任加強審查黃季敏的海外帳戶、對他與直系血親之間「可疑」、「大額」的交易也會及早警覺,主動通報調查局,那麼黃季敏的犯行也許不至於如此猖狂、甚至能讓檢方更快掌握關鍵證據將之定罪。但對於相關金融業從業人員來說,壓力卻愈形重大,因為第一線的申報責任和成本,都將落在沒有司法調查權的他們身上。

沒有調查權壓力大 作業與授信成本墊高 生意更難做了

「生意愈來愈難做,」一位分行主管坦言,反洗錢最大的阻力就是向老客戶補資料。由於全台灣15萬個OBU(國際金融業務分行)帳戶都被列入中高風險,要重新分類分級,銀行就必須向客戶要求揭露公司最終實際受益人,和過去只需要顧問公司證明就能開戶的簡便性有極大差異。須補的文件包括股東名冊、股權結構等,好讓主管機關能追到自然人,但每補一份文件都要花錢,股權還變透明,不少OBU用戶哇哇叫。「光一份董事在職證明(COI),就要200到300美元,客戶還討價還價,要我幫他出,」她苦笑,此舉勢必墊高企業戶和銀行的作業成本。

近期彰化銀行、台北富邦銀行、台中銀,就因被金檢發現數筆大額通貨交易未向法務部調查局申報、辦理存款開戶作業時未落實認識客戶作業、客戶相關資料未確實建檔等違反《洗錢防制法》規定,分別遭罰100萬到180萬元。

此外,過去對銀行最有保障的類現金、足額擔保品,現在反而要被認定與洗錢相關。兆豐反洗錢暨金融犯罪防制處處長丘立煌解釋,過去常有客戶拿100萬元定存單,向銀行質借一定額度的現金,讓資金運用更靈活;而銀行也因有足夠擔保,不怕倒帳而樂於承作;但現在這卻可能被認定有「轉換財產」的意圖,銀行須加強了解。「現在只要任何套現行為,都會被懷疑有洗錢意圖。」他說,這樣就會墊高銀行的授信成本。

在金管會新公布的「銀行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注意事項範本」中規定,若客戶先以現金、約當現金或易於變現的資產去借錢,但旋即違約,「意圖使銀行處分擔保品」,就有相當的洗錢嫌疑。「有錢為什麼還向銀行借錢?」主管機關就能合理懷疑客戶打算利用銀行做資產轉換、洗錢,足額擔保品風險變得比不足額擔保品還高。

目的:墊高洗錢犯罪成本 做了,年花上億 不做,損失數百億

「但其實,修法和增加洗錢防制態樣,都是為了墊高洗錢犯罪成本,」一直挺身面對外界質疑的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執行祕書柯宜汾指出,只要讓犯罪者覺得犯罪得不償失,就不會想去做。

「想盡辦法模糊金流軌跡的作法已過時了,現在國際趨勢是愈清楚,人家就愈喜歡和你做生意,」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主任蔡碧仲笑說,正常人根本不用擔心,如果怨言很多的客戶,反而要質疑他過去交易有問題。做洗錢防制,一年可能花1億元,但是不做,可能損失數百億元,孰重孰輕?【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中時電子報 文/洪綾襄、編輯/盧宏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