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尋找外星人成為科學界聖杯?

著名科幻片MIB星際戰警是個有趣的電影,在電影中,外星人就普遍生活在你我之間,而科學家卻渾然不決,甚至相當反對有外星人的存在。其實與一般大眾印象不同,天文學家非常著迷尋找外星人,也很希望能夠早日發現外星生命,只是到現在依然一無所獲,所以研究經費很難持續爭取。天文學家伊恩.克羅福特(Ian Crawford)是英國皇家天文學會的副會長,也是歐洲太空總署的諮詢委員,他認為即使尋找外星人是很重要的研究,即使幾輩子都沒有結果,這個研究過程仍然為我們的學術與社會帶來寶貴的利益。

克羅福特說,首先尋找外星生物時,必須先建立「天體生物學」,而這門學科是跨領袖的多重研究,至少必須需要掌握天文學、生物學、地質學以及行星科學。原先這些科目並未相關,但是在天體生物學當中,這些知識就有多重互動,正在幫助21世紀的學術圈,從現在過度的極端專業化,轉向早期的跨學科時代,而我們知道,幾次知識大躍進的時代,都是多種學科的相互碰撞才激盪出來的。因此,天體生物學的研究正在豐富了整個科學學術圈。

更具體的是天體生物學開啟了我們對於極端環境是否有生命的想像,從地球的地底深處到火星的平原和極區、巨型行星附近的冰冷的衛星,還有圍繞其他恆星繞行系外行星等,在近年的研究中,我們對於生命的存在環境,所瞭解的範圍比以都要廣大的多。而且無論我們是否在這些環境中發現了新生命,這場探索將會一直繼續下去,這是科學智力激盪永無止境的源泉。

天體生物學除了帶來狹義的知識累積之外,公眾社會的宇宙觀都有可能發生改變,以往大多數人類狹隘的以為地球是唯一的世界,然而一但我們瞭解地球只是蒼渺宇宙之一砂時,氣度也應該會更為開闊吧。

1960年美國剛進入太空時代,當時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阿德萊.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對曾有一段相當了不起的講話,他說:「瞭解太空是無邊無界以後,我們更不該成為瓦相爭奪與敵對的國家。」 不幸的是,這個觀點還沒有深入人心。

此外,天體生物學為人類存在於世,提供了一種更偉大的觀點:我們是是星辰之子。我們現在知道,地球的重元素是幾十億年前的一場超新星爆炸,爆炸的威力融合出重要化學元素,然後才有恆星、行星,地球,以及地球上的生命。這樣的深刻的宇宙歷史,有助於我們在廣闊的宇宙裡裡找到自己更超然的角色。

普魯士的著名自然學家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他的地質學叢書是達爾文的科學啟蒙來源)曾經說過:「最危險的世界觀,是那些沒有看過世界的世界觀」,他的意思是自以為是的井底之蛙,常常做出錯誤決定。我們尋找外星生命的過程中總是能理解兩件事:一是地球環境的彌足珍貴,人類有責任善待我們這個唯一世界;二是生命存在各個環境的無限可能。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