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越用越少 存錢不如積德

海峽兩岸三地民間智庫論壇主席溫兆安認為,一個人奮鬥了一生,是要有意義的。他常說,可以留芳千古的都不是有錢人,都是因為能夠為社會留下事蹟,才被人們傳頌。「所以,人一輩子有兩個東西最起碼要有一個東西留下來,看不見的可以留下來叫做『思想』,看得見的可以留下來叫做『事蹟』。」位於廣州番禺珠江畔、粵港澳大灣區中心點的「意橋島」,就是溫兆安想要留給後人的「事蹟」。溫兆安企圖打造「一些歷史可以留下的東西。」他說,文化、藝術、科技是意橋島的靈魂;航空、遊艇、水上運動、一帶一路農業博覽園、科技論壇、諾貝爾科教文基地等內容加上去,可照拂這一方土地,改變人文,最終意橋島還要申請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打造意橋島所費不貲,溫兆安毫不手軟。他說,財富可以累積,人生不能儲存,錢越存越多,生命卻越用越少,「存錢不如積德。」

溫兆安觀點

這裡(意橋島)我是很敢砸(錢)的,一草一木,實際上剛剛做好的,但你看到的是很有歷史的感覺,很長遠的感覺,我希望做出來的東西要有「時間半徑」的,哪怕將來有一天我不再了,它還能留存下來。

這裡既有迎合政治的(一帶一路農業博覽園),也有為歷史打造可以留下來的東西。我的想法是,看不見卻可以留下來的叫思想,看得見又可以留下來的叫事蹟。

藝術可突破意識型態

文化、藝術、科技是意橋島的靈魂;航空、遊艇、水上運動、農業科技博覽園、科技論壇、諾貝爾科教文基地等內容加上去,可以照拂這一方土地,可以改變這裡所有人文。我們說利國利民,如果把時間半徑想得遠一點,甚至可能會因為這些東西,千秋萬代在這裡拔起一座城市出來。

意橋島位在粵港澳大灣區的中心點,距離整個珠三角城市都在一個小時車程的生活圈內,別的很多地方主打的內容主題都是不夠高度,我打的是藝術和科技。藝術、科技的東西可以突破意識型態,還可以突破權力,無論有錢、有權的人都得低頭。

所以建設這裡,一棵樹200多萬,一條錦鯉幾10萬養了一池,很多人不明白我的用意,直問我怎麼捨得打造下去?我的理解是,當你把一個地方的藝術程度打造到一定高度以後,誰都不敢拆它。比如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無論是聯軍或盟軍,米蘭大教堂、巴黎聖母院,他們都不會轟炸的,因為這是人類共同認知的東西,這就是藝術的魅力,故宮也是。藝術的東西可以突破意識型態,從而可以留芳千古。

我們很多人的目光總是以自己的時間當半徑,我所說的「時間半徑」是以歷史長河來講,國家未來的前進都是看幾十年,太多人沒有這個遠見。10年以後的事情叫做半徑,30年以後的事情也叫做半徑,甚至想到50年以後的事情,也叫做半徑,這個半徑想得越長,表示越有遠見。我甚至想到50年都已經死掉以後的事情。

錢不落地就沒有意義

如果時間半徑越長,它的想像空間就越大,這種對歷史的總結、對世界各國的總結,就能夠更清晰、更精準,因為宏觀了。不論從時間或空間都宏觀了,你就會更加清楚。我希望做出來的東西是可以跨越時空的,甚至將來可以作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申請。

我也在這裡分享創業經驗,分享創業成功後的成果,分享資源,分享幸福。我總是說,別人的財富還在流浪,我的財富已經不關心數字了,我只關心它的歸屬,這不等於我很有錢,但如果錢不落地,它就沒有意義。

很多人擁有幾百億,甚至幾千億,仍然還在不斷追求數字遊戲,我認為這是財富的悲哀,變成很有錢的窮人,這個我不認同。

我總跟別人分享,財富可以累積,人生不能儲存,錢越存越多,生命越用越少,存錢不如積德。當然,這是我現在這個時候會想的,十年前我做不到,沒有這個高度,也沒有這個境界,隨著自己事業的進程,現在條件有了,另一個隨著自己進步、成長、修練也到了一定高度。人是到了一個高度,才能看到那個風光。(系列報導完)

文/溫兆安口述 記者葉文義整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