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訊雙週刊》辜朝明:川普壓抑美元 嚇嚇而已啦

《財訊》專訪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貨幣政策及經濟發展前景,以下為專訪紀要:

問:雖然聯準會在升息,但美元指數近期走弱,聯準會及美國財政部是否擔心市場對美元失去信心?因為這將影響美國未來發行國債籌資。

答:他們尚未擔心這個問題。首先,美國經濟已經復甦,但並未全面走強,最明顯的指標就是通貨膨脹的數字不強。其次,美國總統川普並不喜歡強勢美元。

上述兩個影響美元走勢的因素,和一年前最大的不同在於,當時市場只看見美國升息將拉升美元匯率,但是川普上台後,還要加上平衡貿易赤字的因素。因為川普要平衡貿易赤字,美元貶值是其中一個有效的辦法。當市場上愈多人理解這一點,美元就不易太強,因為川普隨時會跳出來打壓強勢美元。

問:一旦聯準會縮表後,財政部要幫國債找新的買家,所以美元匯率也不能太弱?

答︰是的。這就是我一開始說「美國尚未擔心市場對美元失去信心」。

川普嘴上說說(lip service)要美元貶值是可以的。一旦美國財政部開始干預匯率,真的讓美元貶值,就要擔心資金外流的問題。

如果投資人不想持有美國債券,賣掉債券離開美國,美債殖利率會衝高,對於美國經濟十分不利。所以,川普可以口頭上壓抑美元,嚇嚇市場,但也僅止於此,不會再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問:當美國和歐洲要開始緊縮貨幣政策,美國又想擴張財政政策,這對金融市場的資金流動有什麼影響?資金會逃離債市嗎?

答:現在的情況是,美國已經開始緊縮貨幣政策,歐盟還沒有真正執行;美國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也還沒有開始。

川普並非口頭說說,他當然想增加基礎建設支出。但是,民主黨的議員一直在阻擋,我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如果國會通過川普的擴張財政政策,一些錢會從債券市場移到股票市場;如果民主黨議員成功阻擋,那就維持現狀,不會發生任何事,債市和股市一定會失望。

事實上,擴張財政是對的政策,因為私人部門不願意借錢,得靠政府多花一點錢。

問:你認為聯準會主席葉倫表現如何?明年可能更換主席嗎?這對經濟及金融市場是風險嗎?

答:我覺得葉倫女士做得很好,能被提名連任是最好。

我們並不知道誰是繼任者。如果繼任者清楚聯準會退出QE的整體計畫,為何要縮表的原因,他能夠持續做下去,就不會有風險;如果這個人不希望移除超額準備,可能讓泡沫有吹起來的可能。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延伸閱讀:

中時電子報 郭庭昱.財訊雙週刊/文、徐慈薇/編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