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急用忍 台痛失亞太營運中心地位

河北承德避暑山莊的「煙波致爽」齋內有一「戒急用忍」匾額,是當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時,咸豐皇帝逃難到此寫下的,這也是台灣人熟悉的李登輝前總統時代,限制對大陸投資的兩岸政策,李登輝一定沒有想到,20年後的大陸不但沒有分裂成司馬遼太郎的「七塊」,經濟反而躍居世界第2,台灣則是錯失了歷史難逢的「機會」。

「戒急用忍」原本是康熙寫給四皇子雍正的座右銘,希望遇事急躁,個性喜怒不定的雍正,能夠依此修身養性,後來咸豐逃難至此,又親筆題下的此匾,當然心態和清朝盛世則是大大不同,在宮殿另一頭「西暖閣」,咸豐被迫簽下「北京條約」,割讓九龍予英國,直到病逝,每天都過著逃難驚恐生活,沒過幾天太平安穩的日子。

台灣人熟悉「戒急用忍」是因先在1996年8月14日,李登輝在國民大會答覆國大代表國是建言時指出,「以中國大陸為腹地建設亞太營運中心的論調必須加以檢討」。同年9月14日,李登輝即提出「戒急用忍」主張,之後並明確界定:「高科技、5千萬美金以上、基礎建設」3種投資應對大陸「戒急用忍」。

如今再回顧此一政策,從經濟角度來看,顯然是個錯誤的政策,這廿年來,大陸的GDP成長了逾10倍,就好像有人知道一支股票未來會成長10倍,卻不投資買進,絕對是錯誤的決策,更可怕的是,事後不但不承認錯誤,反而自我欺騙,繼續唱衰這檔股票,認為早晚要崩盤。

李登輝燒起這把火後,陳水扁更延續了這把火的燃燒;而過去曾幫李登輝研撰「特殊兩國論」的蔡英文,同樣在這把火上加油,台灣這幾十年難得推出一個有創意的亞太營運中心經濟大戰略,就毀在「戒急用忍」上,未來,如再不改弦更張,不但「中心」夢碎,連「小確幸」只怕也難維持。

記者許昌平/河北承德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