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三大派系角力消費金融

具備輕資本、高回報屬性的消費金融正在呈現爆發式增長。隨著銀行、電商、廠商的先後進場,三足鼎立的格局日趨明顯。從目前經營情況看,三類機構由於各自優勢資源不同,消費金融業務的客戶物件存在一定差異,短期內,核心參與者都有各自生存和發展的空間。但從長期發展的角度,若想實現「長治久安」,行業勢必將從重流量向重風控轉變。

萬億空間開啟

哈爾濱銀行日前收到《黑龍江銀監局關於同意哈爾濱哈銀消費金融有限責任公司開業的批復》,檔表示同意哈銀消費金融有限責任公司在開業批復下發6個月內正式開業。無獨有偶,上海銀行也於8月15日發佈公告,稱上海尚誠消費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已獲得開業批復,該公司由上海銀行與攜程旅遊網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共同出資設立,註冊資本為10億元人民幣。至此,全國已有超過20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獲批籌建(開業)。

如果加之160多家專業分期公司和數千家其他類型的消費金融公司,眼下我國消費金融市場的火熱程度可見一斑。很大程度上,這得益於消費結構的持續升級和市場空間不斷釋放。

經濟學講求宏觀與微觀的共同刺激,消費金融同樣適用。微觀基礎上,居民可支配收入逐年增加無疑帶動著消費結構升級,自2010年以來,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上升,由19109元(人民幣,下同)上漲至2016年的33616元,結構上的變化體現為非必需品占比不斷提升和超前消費意識持續增強,消費金融產品的市場空間隨即開啟。

根據艾瑞諮詢的資料,預計消費占GDP的比例將在2020年達到78%,如果2017年-2020年GDP增速水準能夠保持官方預期6.5%,消費市場將在未來四年期間保持10%的年複合增長率,在2020年將達到72兆元的市場規模。

而在宏觀層面,政策的持續驅動也在為消費金融護航。當由投資拉動的經濟增長乏力漸顯,消費儼然成為經濟新常態下增長的主動力。央行資料顯示,2017年上半年,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17.2兆元,同比增長10.4%,其中6月當月同比增長11%,為18個月以來最高增速。作為刺激消費的主要方式,決策層對消費金融的鼓勵方向日趨明顯。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至2016年間,關於消費金融的支持政策已有十餘部出臺,發文主體包括國務院、發改委、央行、銀監會等權威部門。特別是2016年兩會首次明確提出了在全國開展新消費金融公司試點,鼓勵金融機構創新消費信貸產品,這令消費金融在頂層設計中的定位明晰,爆發式增長也因此到來。

特別是隨著互聯網+戰略的深入,消費金融市場在持牌公司的基礎上大舉擴充了範圍,國內外銀行業機構、互聯網企業、汽車廠商等紛紛介入,發起設立消費金融公司,金融手段和產品體系較之以往也發生著深刻變革。比起傳統的信用卡、房貸、車貸,在政策和技術的催化下,消費金融不僅在門檻和服務上開始下沉,方式也從抵押向純信用和現金貸轉變,產品定位趨向小額、高頻。

銀行系擴容

2010年,銀監會批復同意北銀、中銀和四川錦程三家消費金融公司籌建,作為首批機構,三家消費金融公司的發起人分別為北京銀行、中國銀行和成都銀行,其中四川錦程為國內首家合資消費金融公司(成都銀行出資占比51%,馬來西亞豐隆銀行出資占比49%)。隨後,在三家內資發起人特徵基礎上,2010年銀監會同意PPF集團在天津試點成立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是中國首家外商獨資的消費金融公司。

此後的幾年中,招商銀行、興業銀行、郵儲銀行等也相繼發起設立消費金融公司。據光大證券統計,截至7月末,已成立的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一共有12家,另有4家正在籌建中。基於資金成本和風控優勢,「銀行系」成為消費金融市場中的重要一脈。

從產品形式看,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作為由銀行主導成立的持牌機構,主要提供除房屋和汽車以外的消費貸款。「從股東結構看,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主要由商業銀行和線下商貿類企業合作或者和外資金融機構合作成立,可以最大程度結合雙方優勢,利用線下商貿企業的應用場景和國外銀行豐富的消費金融經驗。」光大證券分析師薛亮稱。如在中銀消費金融公司主要提供的貸款品種中,商戶專享貸就是與商戶開展消費金融業務合作,將消費金融切入到線上教育、家裝、旅遊、婚慶等細分行業。由於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的設立初衷就是彌補銀行對小額貸款領域發放不足的短板,因此,其在客戶定位上主要著眼於收入更低的群體,覆蓋銀行力所不及的長尾客戶,包括具有穩定收入的中低端收入群體以及對超前消費有較高需求的年輕群體,相應的,所提供的貸款額度較之銀行更低,通常,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提供的消費貸款大多在5000-50000元之間,最高不超過20萬元。業務模式主要包括直接支付和受託支付。

光大證券認為,持牌的主要優勢為資金和風控優勢。因其一方面可以接收境內股東存款,向境內金融機構借款、發行金融債券、同業拆借等方式籌集資金,資金成本相對較低,另一方面只有持牌機構才可對接央行征信系統,風控上有所保障。

盈利方面,目前的持牌機構中,中銀消費金融盈利能力較強,2017年上半年營業收入20億元,2016年同期數為8.9億元;營業支出為11.5億元,較2016年同期數5.9億元增長94.9%;淨利潤達到6.4億元,同比增長190.9%。

互金系酣戰

在銀行系擴容的同時,依託互聯網與金融的深度結合,互金類消費金融公司迅速崛起,攻速和風頭比起銀行系只高不低。

代表公司主要包括阿裡旗下的螞蟻金服、京東旗下的京東金融、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以及百度旗下的百度金融,以及各細分領域大大小小的分期平臺和網貸平臺。

從客群來看,互聯網系主要為自身平臺使用者提供分期消費服務,如「京東白條」、「螞蟻花唄」等,基於背靠的電商平臺在產品、使用者流量以及交易資料等方面的優勢,「互聯網系」的發展勢頭十分迅猛。據艾瑞諮詢統計,從2013年開始到2016年,互聯網消費金融的交易規模已從60億元增長到4367.1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317.5%。

究其原因,艾瑞諮詢認為主要包括參與主體的豐富以及新興市場被開拓。「從之前P2P為主導拓展到目前以電商生態和網路分期平臺為基礎,參與其中的企業數量和類型較以往有明顯突破,同時,大學生、藍領等新興消費金融市場被企業深耕,長期被壓抑的消費金融需求得到爆發式釋放。」艾瑞諮詢稱。

以京東白條為例,該產品主要定位於年輕群體的消費群體,這類人群往往由於財務狀況和金融信用積累不夠,獲得信用消費貸款門檻相對較高。白條通過「先消費、後付款、實施審批、自主分期」的業務模式,為年輕群體帶來了新型消費體驗。

目前,京東白條除了將體系內的消費金融需求悉數打通,包括O2O(京東到家)、全球購、產品眾籌等,還可為租房、旅遊、裝修、教育、購車等市場的消費者提供信用貸款分期服務。在京東金融副總裁許淩看來,搭建消費金融「產品工廠」是京東金融的主要方向之一,「包括持續標準化地輸出白條類消費金融產品,帶動消費金融行業降低成本、提升服務效率。」許淩表示。目前,京東金融消費金融業務在2017年已取得近200%的同比增長。

據悉,作為白條產品的延伸,京東金融於今年3月發佈了首款現金借貸產品京東「金條」,主要邀請「白條」用戶開通,採用差異化授信和利率定價方式,提供最高授信額度20萬元、最長分期12個月的現金借貸服務。類似的螞蟻金服亦依託於淘寶和天貓等購物平臺,利用支付寶的流量入口,將螞蟻花唄自然融入用戶網購的過程中。在2016年「雙11」前半小時,螞蟻花唄帶動的消費金額達85億元,「雙11」全天,花唄創紀錄完成超過1億筆付款。

「電商平臺是消費閉環構建最成功的一方。」光大證券在分析中稱,海量的交易資料和社交資料令其在客戶黏性、客戶基數等方面佔據絕對優勢,在產品端和使用者端攢取的優勢又為其資金端提供了良好支撐,龐大的資金實力反推消費金融用戶增長和吸引更多商家支持,共同促進業績增長。

實業系「排他」前行

相比於線上平臺,線下零售商的消費金融平臺基於物理實體網點的存在,可將消費行為和消費場景現場對接,在審批效率和審批手續上也頗具優勢,業務規模表現不凡。如由合肥百貨參股23%的華融消費金融公司自2016年年初開業以來規模快速增長,截至2016年年末貸款餘額已達20億元。

而如果說銀行系和互金系在產品和客戶上略有重疊,那麼實業系可謂獨具排他性。通常,該類消費金融公司主要由某個行業內核心企業主導,依託於「排他」屬性的產品和服務,實現消費金融業務的佈局。但這類企業目前數量較少,主要分佈在汽車、電器等領域,代表企業包括上汽通用汽車金融公司、大眾汽車金融有限公司以及海爾消費金融公司等。

由於自帶「排他」屬性,產品系公司雖然在行銷宣傳上稍顯低調,但發展經營卻有聲有色。截至2016年年末,上汽通用汽車金融公司資產規模已超過840億元人民幣,累計已向全國超過318萬戶汽車消費者提供汽車金融服務,2016年實現利息淨收入48.14億元,同比增長近25%。業界認為,其最核心的優勢在於線下管道卡位。

「在各大互聯網公司對汽車金融市場的搶佔中,汽車金融公司的線下經銷商網點優勢更加突出,線下管道卡位優勢明顯。」薛亮分析稱,對於汽車這種特殊消費屬性的產品,線上管道只能起到引流作用,線下消費場景難以繞過。此外,相對於銀行嚴格的授信審批程式,客戶通過汽車金融公司購車、提車也更為快捷。如通過線上申請、電話溝通、審核批復後,即可門店提車。

成敗終論風控

也許是消費金融市場的競爭過於激烈,為了搶佔「高地」,領域內的增資潮也於近期掀起。近日,招聯消費金融有限公司股東招商銀行披露,擬向招聯金融增資6億元。加之另一股東中國聯通將按同比例增資,招聯金融註冊資本金將重回行業第二,僅次於捷信金融。而在稍早前的5月至7月,已有三起增資發生。捷信金融、四川錦程消費金融和馬上消費金融分別增加了註冊資本注入。

業界認為,由於資金成本決定了盈利能力,自有資金的擴容可以使得企業在競爭中不易受限,以期擴大業務規模,增加市場份額。對此,光大證券分析認為,不同類型的消費金融機構依賴於不同的融資管道,由此帶來的不同資金成本影響著最終定價水準,而定價水準的高低是客戶選擇消費金融產品考慮的首要因素。

目前來看,由於消費金融市場空間足夠大,雖然現在的參與者眾多,競爭激烈,但各類機構基於優勢資源有別,所提供的產品和目標客群亦有差異,短期內,都有發展和進一步壯大的機會。

但若考慮到金融的核心終究離不開風控,業界認為是否具備良好的風控能力是消費金融公司能否「長治久安」的關鍵。川財證券的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9月末,消費金融公司平均不良貸款率4.11%,貸款撥備率4.18%,雖然風險處於可控範圍之內,但與銀行同期水準相比,不良率仍明顯偏高,此外,行業內個體差異也較大,個別壞賬較多的公司不良率可能已超10%。

「目前國內有大量的現金貸平臺,採用高利率覆蓋高風險的方式,隨著共債率問題的日益嚴重,潛在的壞賬風險正在積聚。」川財證券研究員馮欽遠認為,長期來看,對客戶設置標籤、進行分組、畫像分析,對每個細分人群精准定價,提供差異化的消費金融服務才是行業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而差異化作為風控的一種手段,可根據目標客戶的標籤確定授信額度、授信週期以及借款利率,與借款人的風險水準進行匹配。

中時電子報 新金融觀察/張晨曲 、徐慈薇/編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