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觀點-鑑往知來 古文跨出國文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素材很多。現在大家都把文言文壓力放在國文科一科上面,但其實古文跨領域,東華大學國文系教授須文蔚曾說,地理科老師如果覺得有需要,可在地理科教晚清到日據時代的文言文;歷史科老師也可以選擇文言文到歷史科教,生物科也可以教《本草綱目》。

像1697年福建官吏郁永河來台灣採硫磺礦而寫成的《裨海紀遊》,描述北投硫磺谷「硫氣甚惡、草木不生、地熱如炙、巨石為硫氣所觸,剝蝕如粉。白氣五十餘道,皆從地底騰激而出,沸珠噴濺出地尺許。」記錄17世紀末的台灣人文、地理景觀,根本可以納入地理課本。

又如連橫《台灣通史》,一開始的「台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開物成務,以立我丕基,至於今三百有餘年矣……夫台灣固海上之荒島爾!蓽路藍縷,以啟山林,至於今是賴。顧自海通以來,西力東漸,運會之趨,莫可阻遏。」就是台灣史很好的素材。

語言只是一個平台,記載人類各層面,這些寶貝都藏在老祖宗的典籍裡,如果沒有文言文的能力,怎能鑑古知今?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只想知台灣事,400年前的雪泥鴻爪都是用古文記錄,即使到了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一代,也還在使用古文。文言文無罪,它是我們認識自己的最好窗口。

簡立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