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古物生命 應有宏觀策略

氣候變異加劇古蹟保存難度,贔屭碑是台灣唯一御碑群,為歷史重要見證,卻因長期暴露在外,承受不可逆劣化危機,文化局雖不排除移地保留,但部分專家抱持反對意見,兼顧古蹟意象情感與延續古物生命並存,才是上策。

國際不乏針對戶外古物保存,選擇將原件移入室內適當空間保存,改以仿製品戶外展示的案例,如義大利著名的米開朗基羅「大衛像」,原件於1873年即移地保存於佛羅倫斯藝術學院室內,1910年另以仿製品於原址進行展示。

赤嵌樓9座贔屭碑長年承受風吹日曬,溫濕度變化、空氣汙染等衝擊,讓古蹟蒙受風化、損壞險境,1991年雖曾塗上保護層,但200多年古物能承載多少不可預期的天候變數?沒人敢保證。

傾向續留原地的學者認為,贔屭碑與赤嵌樓古蹟景觀緊密連結在一起,既然要看石碑當然要看真的,誰要看假的?支持移地保留的學者則認為,正因9座碑意義重大,更需要妥善保護,仿製品替代不失為可行性方案。

以做法而言,若一下子貿然將9座石碑搬走,固然不宜,但換上仿製品續留原地展示,擬真度近乎百分百,或許可行;只是,牽動古蹟本體景觀的完整性,如何將情感衝擊減至最低,仍待後續評估。

曹婷婷/新聞分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