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煽惑犯罪 干公民不服從何事

台北地院創司法先例引用「公民不服從」概念,認定黃國昌等人非無故侵入立法院,將他們判處無罪。問題是檢方根本沒有起訴無故侵入住宅罪,北院非但有「訴外裁判」之嫌,恐也遺漏未對鼓譟民眾犯罪的黃國昌究責,黃是否有煽惑他人犯罪,高院有必要查個清楚。

北院未依起訴案由判決

服貿協議引發太陽花學運,造成立院及行政院遭群眾非法占據,警民流血衝突,整個社會動盪不安。事件落幕,部分參與學運人士收獲豐厚政治利益,但司法爭議至今未釐清,所謂公民不服從抵抗權的援引,更引發非議,因為,若對明顯違法行為,妄自以公民不服從來解釋,使其行為合理化,那麼律法勢必失所附麗,嚴重侵蝕法律基石。

黃國昌等人帶頭手持麥克風喊「衝」,要求原本在立院外靜坐的抗議民眾占據立法院,與執勤警方發生衝突,涉及妨害公務,檢方對黃國昌起訴要求法院究責的是「煽惑他人犯罪」,但北院法官「神邏輯」,先解釋公民不服從權,再合理化黃國昌行為。

援引公民不服從創先例

依法論法,法官應不告不理,只能就檢察官起訴範圍判決,否則就屬訴外裁判。黃國昌等抗議民眾基於什麼理由侵入立法院,有沒有構成「無故」侵入住宅罪,原非檢方請求法官量刑裁判部分,北院竟稱黃等人侵入立法院合於社會相當性並非「無故」。

高院釐清爭點要黃說明

黃國昌等被告漫天開講,大舉憲政民主法治大旗,為自己罪行脫罪,但被問及為何要民眾占據立院卻又語塞,身為法學博士的黃國昌難道不知,他當晚鼓譟民眾衝進立院,一定會發生警民衝突,進而讓民眾涉入妨害公務等罪行,他的行為難道不是煽惑犯罪?

高院法官看出了本案爭點,當庭再次跟蒞庭檢察官確認起訴及上訴範圍,希望聚焦「煽惑他人犯罪」的爭點;引用法官問黃國昌的話「要求民眾占據立院是想達到什麼目標?」如果構成煽惑犯罪,就請黃國昌誠實面對,接受刑罰裁判。

林偉信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