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羅興亞人危機 翁山蘇姬走下神壇

大陸《南方人物周刊》15日報導,8月25日,緬甸羅興亞人武裝組織「若開羅興亞救世軍」對30個警察哨所和一處軍事基地發動攻擊,緬甸政府軍隨即還擊,造成至少400人喪生。此後的半個月裏,已有約九萬名羅興亞人逃入鄰國孟加拉避難,而孟加拉是一個貧窮的國家,財力有限,導致這些出逃者得不到應有的照顧,處境悲慘。

由於國務資政翁山蘇姬是緬甸事實上的掌權者,加上其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外界本來指望她會站在弱勢的羅興亞人一邊制止暴力衝突,但翁山蘇姬初期一直沈默以對,前兩天則開口稱「若開羅興亞救世軍」是恐怖組織,關於此次暴力衝突的消息有一大部分是虛假的,誤導了國際社會。

翁山蘇姬的此番表態讓很多人大失所望,穆斯林居多的孟加拉、印尼、巴基斯坦、馬爾地夫和土耳其等國出現了示威遊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大主教圖圖,英國外交大臣強生,美國重量級參議員麥肯等國際名流紛紛對翁山蘇姬表達了不滿,其中馬來西亞外交部長阿尼法的說法很有代表性:「她曾經為人權而戰,但這次卻什麼都沒做。」更有人要發起連署剝奪翁山蘇姬的諾貝爾和平獎。從1988年投身政治活動以來,這應該是翁山蘇姬從政30年來遭遇到的最嚴重個人聲譽危機。

羅興亞人是居住在緬甸北部若開邦的少數民族,信奉伊斯蘭教,他們自稱是古代到孟加拉灣經商的阿拉伯人後代,早在公元7世紀就在緬甸居住,言下之意是緬甸的土著。但緬甸社會的主流看法是,羅興亞人主要是19世紀英國控制緬甸之後,作為英國殖民當局「以夷制夷」的幫凶移居到緬甸的南亞人與當地部分土著融合後形成的混血民族,此後又融入了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後逃入緬甸的孟加拉難民,因此是外來者,在緬甸的135個民族中並沒有羅興亞人的名字。

羅興亞人在二戰期間的作為,進一步加劇了緬甸社會對他們的排斥和對抗心理。為了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以翁山將軍為首的抵抗力量選擇和日本人結盟,英國人則以戰後允許自治為誘餌武裝了羅興亞人,因此羅興亞人對緬甸佛教徒做了不少燒殺搶掠的事情,雙方積怨很深。緬甸獨立後,由於伊斯蘭分離主義在羅興亞人之間的興起,從1962年執政至今的緬甸政府一直不承認羅興亞人。

而近年來緬甸國內的極端民族主義傾向抬頭,一些僧人參與其間,聲稱佛教在緬甸的存在受到了伊斯蘭教的威脅,因此必須行動起來。宗教因素使得衝突日益變得暴烈。2012年5月28日,一名若開族婦女遭搶劫、強暴和殺害,當地若開族居民認定凶手是羅興亞人。6月4日,大約300名若開族人誤以為凶手藏身一輛從丹兌開往仰光的長途客車,把10名羅興亞族乘客強行拉下車,活活打死,大客車遭焚毀。之後,羅興亞人和若開人進行了多輪的報復 和反報復 ,釀成了騷亂,上百人死亡,幾萬人無家可歸。

也就是從此時開始,羅興亞人的遭遇引發了廣泛的國際關注。然而盡管口頭上不斷呼籲,但真正伸出援手,願意收留羅興亞人的國家卻幾乎沒有。2015年5月,有8000名羅興亞偷渡難民漂流在東南亞海上長達幾個月,處境淒慘,但臨近的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國都拒絕接收。

顯然,羅興亞人的現狀有非常覆雜的國內國際背景,僅僅因為他們處境可憐就認定他們是受害者,並不能反映事情的全貌。而緬甸國內的大多數人包括信仰伊斯蘭教的其他民族,都對羅興亞人持敵視的態度,在這種情況下,作為緬甸民選的領導人,要翁山蘇姬站在民意的對立面去響應國際社會的呼聲並不實際。需要做出困難的決定,這是作為精神領袖的翁山蘇姬和作為政治領袖的翁山蘇姬最大的不同。從目前的情況看,羅興亞人的問題暫時是無解的,國際社會能做的是出錢出力幫助這些人,而不是袖手旁觀然後把解決問題的希望一股腦寄托在翁山蘇姬身上。

中時 王嘉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