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私募基金及台灣新機會

大陸是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市場,愛的人對它的市場體量充滿嚮往,恨的人對它的野蠻無序恨之入骨。九月十三日,大陸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佈了最新的大陸私募基金備案登記情況。截至8月底,大陸已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為2.07萬家,已備案的私募基金為6.07萬檔,管理基金規模高達10.21兆元(人民幣,下同),這意味著私募基金首次實繳規模突破了十兆人民幣。而其中初級市場的創投管理規模更占到62%左右,是推動私募規模增長的主要力量。我說過大陸的房地產造富時代已然遠去,新的股權造富時代才要來到。2016年是大陸金融業充滿折騰的一年,股市壓抑、房地產限購,金融監管一波又一波,搞得整個金融業脫一層皮還生不如死、熬不住的紛紛退場,死命熬著的就奔著大資管時代的昭然若揭及留強汰弱後的春天。

台灣觀點

首先,我們得先釐清私募基金是什麼碗糕?相對於私募基金的就是公募基金,在台灣,公募基金就是投信管理的共同基金。而私募基金在台灣的初級市場就是那些本就神秘,現在卻越來越少的創投基金;而在股票市場上的就是電視上那些投顧老師聲嘶力竭在募集的會員資金。所以我們會發現私募基金在台灣一向不被待見,加上近年產業發展的不順,創投基金不停萎縮,股市欲振乏力,投顧老師招收會員越來越難,沒了活水,整個台灣資本市場當然就顯得日益乾涸。

反觀大陸,在李克強的鼓吹兩創風潮下,私募基金如雨後春筍般在大陸風起雲湧,成為過去幾年大陸金融行業的新貴,這對大陸的創業及創新確實很有貢獻,也是台灣產業開始擔憂的開始。當然,我們也看見台灣開始積極設立國家級投資公司、推動創業天使投資方案、成立台灣矽谷科技基金與金管會擴大開放投信、保險業參與私募基金。看來私募基金已經成為現代金融業你不能不懂的一塊。因為,台灣總是在看不起、看不懂,然後來不及中看見大陸的各個發展讓我們捶胸頓足而感到時不我與,希望這一次為時未晚,還能迎頭趕上。

兩岸金融思維 沒有誰對誰錯

只要在金融業待久的人都知道,兩岸的政策文化迥然不同,台灣講究的是先有政策,業者才開始摸索運作;大陸則是我讓你來個野蠻生長,再出手整治,這在最近大陸地區大街小巷的共用單車上大家看得最清楚。

今年,隨著大陸一系列行業新規密集出台,私募機構被納入常規抽查範圍內。8月30日,大陸國務院法制辦發佈《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旨在進一步規範私募投資基金活動,保護投資者及相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須知資產管理業的核心是管理人,與其關注基金的動態,不如讓好的管理人做該做的事,如此一來,好的資金流向好的管理人,活水自然會流向好的產業方向。

有時候想一想,兩岸思維都沒有錯,但是資產管理猶如大禹治水,疏導可能比防堵對產業發展更有效!

大陸私募思維 正在自我洗牌

要看懂私募基金,就得先看清楚大陸私募基金江湖,尤其現在的大陸的創投,因為這是大陸近年來甩開台灣產業的關鍵所在,也是台灣產、官、學最陌生的一塊新領域。而大陸私募基金整治之後的變化,更可能是兩岸產業轉折的大背景。過去的大陸創投圈確實很亂,在野蠻生長的背景下亂象叢生:例如基金募集基本靠PR,判斷風口基本靠媒體,專案獲取基本靠抬價,盡職調查基本靠審計,判斷標準基本照發審,風險控制基本靠對賭,投資勇氣基本靠合投,投後管理基本靠放羊,管理人收益基本靠費率,投資人賺錢基本靠運氣,排名基本靠贊助費。

今天,我們看到無論是券商大佬,上市公司大股東,還是娛樂明星們突然都變成了創投從業人員。但下一次廚房做幾道菜並不難,但是要開一家持續賺錢的餐館卻並非易事。歷史一再教育我們:莫怪騙子太狡猾,只怨自己不專業。一些明顯偏離常識的故事也能應者雲集,這是因為大陸創投基金界的散戶太多。但大家別忘了現在的大陸正在大浪淘沙後洗淨鉛華,這才是我們應該留意的最新趨勢。

台灣產創思維 正在催生機會

另外,任何行業都會經歷從野蠻發展到行業洗牌再到不斷集中的過程,投資行業也概莫能外。實際上,這兩年大陸創投行業已經開始展露寡頭化的苗頭,好的資源正不斷向頭部機構聚集。未來的大陸創投機會只有靠著不斷奔跑,成為頭部才能打開更大的生存空間。在科技爆炸、奇點臨近的時代,一個行業機會被發達的互聯網和狂熱的資本快速催熟。

大陸新一輪IPO提速掀起了Pre-IPO投資的狂歡,在准註冊制趨勢下,一二級市場的估值差逐漸縮窄,我覺得價值投資及市值管理的需求會是台灣的機會,重要的是如何利用資本市場的槓桿原理及資金無國界的操作,讓台灣不要錯過下一波大陸大資管時代的機會。台灣創投或金控系可以選擇透過加強對所投企業的投後管理來實現管理增值,或者說通過明星企業養成的賦能方式獲得資本運作回報。甚至嘗試通過孵化的方式,將投資階段前移,時刻保持對新模式、新技術的關注,對人們消費習慣、產業升級等保持敏感,並從中從而把握投資機會。

勇敢相信自己 努力摘取果實

這兩年,我看見台灣創投圈的朋友經常在抱怨台灣的創投越來越難做。其實,這就好像學生年代,每次考完試,總有很多人都在抱怨題目太難了。但公佈成績時卻會發現優等生依然考得很棒。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當行業有紅利時大家一起考高分,一起發財;當外界環境變得不友好時,人與人、企業和企業之間的差別就會放大。

如今,大陸創投行業的紅利期正在終結,行業洗牌的寒冬已然到來。然而對台灣的產業界、習慣遵守交通規則的台灣創投界來說,卻是大風越狠,我心應越蕩。因為資金流充裕的大陸私募基金整頓完後,將給有著數十年沉澱的台灣產業界、創投界開啟一個嶄新的機遇,怕只怕你又是選擇當一個看不懂,然後抱怨時不我與的看官。

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