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退讓 成課審大會傀儡

高中國文新課綱周六再戰,原本以為任務簡單,只要處理草案第七部分選文篇數即可;不料整個上午都在確認10日的會議紀錄,且經表決後,文化經典和文言文比率的原課綱草案,都未獲過半同意,等於要再回到「提案、討論、表決」的程序。而回顧整個過程,教育部的角色慘不忍睹,簡直像是課審大會的傀儡組織。

昨天下午討論出採「兩輪投票」方式,也就是當所有動議及原課綱草案皆未過半數同意,可再提案,並併同原未通過的所有動議(含原課綱草案)舉行兩輪不記名投票;萬一兩輪投票後仍無結果,將繼續討論處理方式。

雖然文言文比率最後有得出結果,沒有空轉,但主因是教育部讓步、官派代表投同意票,才有決議。整個過程中教育部的角色慘不忍睹,簡直像是課審大會的附隨組織。

昨日課審大會一開始,作為主席的教育部長潘文忠就表示一定會秉持「程序正義」,表示這次跟以往直接由教育部組成審議會議、「球員兼裁判」不一樣,但教育部選擇性的標準,則耐人尋味。

首先,這次的課審大會成員確實非常「多元」,審國文課綱卻有大多數並非本科出身,且僅1/4是教育部官派;分組審查委員也確實非常「多元」的檢視,多元到都可以自己提出選文清單並舉辦網路民調了。這難道不是教育部的縱容、自我限縮、矯枉過正?

另教育部言必稱《高級中等教育法》,而此法是蔡政府上台後修訂的,未來任何動議都要課審大會過半數同意才可通過;對於外界以內政部《議事規則》的「一事不兩議」原則討論課審大會應有程序,教育部也以一句「議事規則屬於課審大會自治事項」帶過。

最重要的是,研修小組辛苦兩、三年研擬的課綱草案,居然跟課審委員現場提出的動議「併同表決」,處於相同地位,根本不尊重原本研修小組的專業。那麼請問,這難道不是課審大會「球員兼裁判」?教育部長作為課審大會主席,卻只是協助捍衛「課審大會對課綱的實質審議權」,課審大會大過教育部長,民粹表決大過專業素養,要教育部長有何用?

(簡立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