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利益評梅克爾 不能領導德國 更別提自由世界

德國將在明天進行總理選舉,一般預料現任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將可輕鬆當選,將是她的第4任期。能會因為德國總理而輕而易舉地連任。多數政評家都正面肯定梅克爾,甚至稱她是「自由世界的領導者」,但是美國國家利益雜誌(National Interest)相當不以為然,認為她只是迎合多數群眾帶動的風氣,而不具備領導能力。

國家利益比對近代兩位高民調的主政者,一個是梅克爾,另一個是前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即使柯林頓卸任已久,共和黨仍然找機會批評他,理由是柯林頓似乎並沒有自己的主張,都是根據民調結果在擬定政策,並且聲稱是自己的,許多政策原先還是共和黨提出,所以他們才如此惱恨。

言歸正傳,梅克爾的行事也很類似,她經常竊取各方意見,並且聲稱是她自己的想法。正如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 )最近批評她的政見「了無新意」,並說她只是「通過閱讀民意調查來管理國家。」

比如收容難民問題上她就是如,部分原因是德國為了彌補過去的罪惡(二戰),另一部分原因是減輕德國工作年齡人口逐漸縮小,需要有新的勞動力,因此她收容了大約一百萬名難民。但是在發生兩千起對德國婦女的性攻擊後(的確有多起是難民所為),造成德國人民意的改變,梅克爾的難民政策也隨之發生變化。現在她要禁止難民移入。

在同性婚姻議題上更是如此,僅管她所處的陣營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立場屬於保守派,立場偏向反對同婚,但是她知道德國民眾多數偏向讚成,所以她允許這個議案可以由議會來投票決定,使得同婚議題通過。但是她很策略性的投了反對票,以平息基民盟的支持者與保守派選民。她表現了十足的機會主義策略,極大程的討好各方。

不幸的是,受觀迎的政策並不是德國的長遠利益。由於德國對魏瑪共和時期的惡性通貨膨脹深感警愓,所以德國在經濟把控上相當嚴格,他們鼓勵德國商品出口到其他國家,卻抑制基層製造工人的工資。同時德國進口貨物較少,使得德國貿易順差量相當可觀,卻減緩全球經濟。

另外,德國對希臘債務危機過於堅持。柏林拒絕希臘部分債務豁免,延續了希臘的痛苦,以及歐元危機。要是沒有歐盟範圍內的財政改革,歐元危機就不會消失,最終仍會傷害德國。然而,梅克爾似乎不以為意,她沒有任何決策想要改變現況。

儘管她是科學家出身,具有理化學位,但是梅克爾在科技政策上也沒有符合身份的專業表現。德國人普遍喜歡可再生能源,並且恐懼核能,所以梅克爾就投其所好,給他們想要的「反核與綠能」政策。她宣布德國將逐步淘汰核電廠,然而此舉卻導致德國必須燃燒更多的煤炭,造成更大汙染量。同樣的由於德國公眾恐懼基改作物,因此梅克爾政策也建議停種基改作物,她完全沒有努力去教育與引導社會共識。

就選舉而言,她的作法相當有效,使她的政途無往不利,但是她絕不是成功的領導人。真正的領導人必須堅持正確理念,即使這個決定很艱難,也必須誠實的告訴大家,再讓民眾去選擇。事實上,梅克爾沒有真正的核心政策,她只是滿足公眾的喜好,一言以蔽之,她相當平庸。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