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杜麗娘夢見祝英台 動見体新作狂起

假如《牡丹亭》裡的杜麗娘,夢中的對象是祝英台,她的愛情故事會有哪些驚奇和改變?動見体劇團全新作品《狂起》,融合戲曲元素,讓兩名傳統故事裡的人物在舞台上相遇,探討女性自主話題。

「杜麗娘保守地愛著她的夢中情人,而祝英台則是勇於追尋自己的愛情,最後甚至為了感情而變成蝴蝶,她的勇氣應可啟發杜麗娘更勇於邁開腳步,找尋自我。」導演之一王靖惇表示,探討性別意識的作品有許多,「這個作品除了討論男性、女性、第三性之外,還有無性別意識也在其中。」

王靖惇表示,關於劇中人物的性別設定是自京劇生旦淨末丑的啟發而來,「在傳統戲曲裡的性別也是流動的,像是俠女角色,就帶有男性特質,而丑角、花角就有大媽的感覺,戲曲的設定是這麼前衛,讓我聯想到祝英台說不定不只是一名女性,而是一名忽男忽女的無性別人,她的蝴蝶翅膀一邊鮮豔、一邊素雅,運用不同手法,喚醒杜麗娘的情慾解放。」

《狂起》裡的杜麗娘並沒有明確的對白,而是透過肢體和舞蹈與祝英台對話,兩人的相遇也是透過夢境,當一名陌生女子夢見杜麗娘,而這名夢中的杜麗娘又夢見祝英台,最後在祝英台的帶領之下,杜麗娘一層層脫下身上的衣服,像是蛻變,也像是破繭而出。

「如果祝英台是蝴蝶,那麼杜麗娘就是停在蟲的階段,如今她也要蛻變成美麗蝴蝶。」王靖惇表示。

為了表現杜麗娘卸下層層限制的橋段,在服裝設計上也有巧妙安排,第一層是白色如翅膀般的斗篷,第二層則是披風和傳統戲曲的腰包,最後一層則是華麗又時尚的內裡,最為精采的是演出結尾,杜麗娘百般痛苦地地從身上抽出不規則線條,直到完美地將自己展現在世人面前。

值得一提的是,這回全劇和京劇鑼鼓點、現代打擊樂皆有緊密的扣合,音樂設計林桂如表示,「鑼鼓點幽微的轉折和情緒,加上現代打擊樂的金屬感,都為這場夢中夢創造了鮮明的印象。」

《狂起》明(29)日起至10月1日,在台北台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演出。

中時 中國時報記者╱李欣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