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內憂外患 安倍連任路不輕鬆

日本國會大選日前揭曉,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執政聯盟獲得壓倒性勝利,選前異軍突起的希望之黨卻出人意料地表現欠佳。選舉結果顯示選民在內部經濟穩定、外有北韓威脅下,選擇了安倍所代表的安定與持續,但展望未來經濟發展、人口老化、北韓危機等,對安倍而言,皆是嚴峻而困難的挑戰。

在眾院總數465席中,安倍領導的自民黨一舉拿下284席,其盟友公明黨得29席,執政聯盟共取得313席,已經超越了2/3的門檻,為未來的修憲取得優勢地位。立憲民主黨以55席成為最大在野黨,原本頗被看好的希望之黨卻只拿下50席,排名第3。希望之黨的表現令人失望,以致被譏諷為「失望之黨」、「無望之黨」。

安倍這場選戰打得其實有些驚險,若不是他敏銳掐準社會心意,快狠準地提前發動國會改選,結果未必能贏得這麼漂亮。他在2012年上任時提出被稱為「安倍經濟學」的三隻箭──寬鬆貨幣、擴大財政支出、結構性經濟改革與成長策略,初時似乎略見成效,但之後漸露疲態,他後續追發的箭(包括提高女性勞動率)更是後繼乏力。直到2017年第1季以來經濟才開始較有起色,至今已連續5季擴張,為過去10年來最長升勢;不過,工資調漲幅度有限,使家庭支出持續低迷。

經濟有起色對安倍本是利多,卻遇上醜聞纏身。3月安倍夫婦被爆料捐款給友人的小學,並協助學校以超低價買下建地,有官商勾結之嫌。這個「森友學園」事件令安倍民調暴跌,小池百合子當選東京都知事及東京都議會選舉更令自民黨大受挫敗。不過接著情勢又有變化,北韓多次試射飛彈及核爆,飛彈還兩度越過日本上空,空前的外來安全威脅,使得希望國家安定安全的國民轉而支持維持現狀。安倍精準嗅出了這個社會意向,於是在9月突然解散國會進行大選。

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此時非但沒有團結作戰,反而鬧起分裂。其實日本長年由自民黨執政,朝野政治資源差距極大。曾經在2009~2012年短暫執政的民主黨(民進黨前身)幾可謂毫無治理經驗,偏偏那短短3年的執政表現又令民眾大罵受騙,之後民主黨一直沒有像樣的領導人,以致於蓮舫及小池百合子都被視為救世主一般寄予厚望。

然而,小池作風強悍,政策卻無甚章法。她成立「希望之黨」時把黨內左派踢出去,因此枝野幸男自立門戶另組「立憲民主黨」,選舉結果比希望之黨還好。在野非自民勢力一分而為希望之黨、立憲民主黨和無派閥三股力量,讓原本已屬弱勢的在野力量更為分散。偏偏小池不肯辭去東京都知事職位下場參選眾議員,這意味著就算希望之黨勝選她也不會出任首相,同時,在選民看來,這顯示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的政黨有多少勝算。選前她甚至照預定行程到巴黎出席國際會議,有黨魁若此,也難怪希望之黨宛如流星般起落。

憑心而論,安倍之勝,靠的是時勢、政績而非個人魅力。即使他的民調聲望已從谷底回升,但據共同社的出口民調,仍有51%的選民不信任安倍,《朝日新聞》的調查指出,有47%受訪者希望首相換人做做看;而且這次投票率只有53.68%,創下戰後次低紀錄。換句話說,安倍本人並不是很受喜愛的。但和亂成一團、難以預測又不可信賴的在野黨相比,安倍領導的執政聯盟,還是讓人熟悉且可以信任。一般來說,人民在選擇執政的政黨時,是抱著對未來的想像,哪個政黨能給人相對來說比較想看到的圖像,就比較有勝算。日本在野黨既弱又缺乏執政經驗,要靠民眾對執政黨有強烈民怨才有機會勝出,現在日本並無沸騰民怨,經濟略有起色,外有北韓危機,因此局勢對安倍有利。

但安倍面臨的挑戰非常大,甚至超越以往。他努力振興經濟,但對一個人口嚴重老化的國度,要促進生育、增加薪資、提振消費、帶動產業活力卻是極為困難。執政聯盟雖跨越國會2/3門檻,但多數民意反對修憲,因此還必須尋求共識。眼前最迫切而重要的議題,應該是北韓危機、中國崛起進逼釣魚台以及美、日如何強化安全同盟,這涉及前所未有的新緊張與東亞新秩序的安排,需要安倍積極進行外交籌謀。

選民再度把國家託付給自民黨執政聯盟,面對未來的驚濤駭浪,安倍執政路絕不輕鬆。

主筆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