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周采詩消失半年 首露面談復健之路

周采詩半年前因椎間盤突出請辭《真情之家》演出,首露面受訪,嬌小的她微胖了3公斤,但氣質依舊,提到這段復健之路,她略帶哽咽說曾要另一半有心理準備,甚至對他說「假如我真的癱瘓了,我們就分手,妳去找別人,我不要拖累你一生」,另一半回她「我都選擇跟妳走這麼久,妳就算癱了,我都要跟妳走下去」,讓她十分感動。

她腰傷舊疾已2年多,有天突然打個噴嚏,整個人卻趴在地上起不來,當時獨自在家,趴地上時還想到底要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是打給警衛,但這兩種方式都要站起來拿電話,後來自己忍痛走到樓下骨科打針,才知道這噴嚏打完竟發生椎間盤突出,已壓迫神經。她辭演後開始看醫生,中西醫雙管齊下,5個月來至少看了20個,被診斷是椎間盤第5腰椎和第1薦椎之間的薦骨裂傷,雖積極做復健,直到現在左邊臀部和大腿的連結部位,拿針插仍沒知覺。

當時在醫院照完核磁共振讓她很絕望,復健科醫生看到核磁共振照出的顯影片,反應很大的對她說「妳這很嚴重耶,妳怎麼還沒進醫院」,「那陣子每次走進大醫院就覺得裡面的空氣讓人沒法呼吸,整個人的氣都不好」。離奇的是,當時她左眼球長了小水泡,做了穿刺,足足看了1個多月,有天檢查完,醫生前1分鐘才說角膜長好了,她一下樓覺得不舒服,再上樓檢查卻被診斷出左眼球有道刮痕,「當時我心想我中邪了嗎」,厄運竟接連發生。

曾想淡出?她說,「那時候每天只想趕快好起來,現在隨著身體好轉,愈來愈擔心如果好了,接下來呢?不拍戲還可以做什麼」,她常焦慮到失眠,一直有危機感,「因為年紀也不可能演偶像劇,能挑戲的機會愈來愈少」,原本她就不排斥演媽媽,笑稱「不能演的大概只有裸露戲吧,應該沒人想看」。其實她復元後和正常人沒兩樣,只是不能摔而已,醫生告訴她復健最久要半年至1年,剛開始站20分鐘就要躺下,無法久站久坐,現在好很多,簡單的工作也可以接。

她出道12年,多年前曾因合約糾紛打官司,演藝工作暫停1年,但當時沒危機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像現在那麼喜歡演戲,她常去咖啡廳看書,旁邊聽到有人聊劇本就有衝動想加入討論。「現在很想拍戲,巴不得趕快好起來」,她近期看了很多戲,有機會最想演的是《麻醉風暴1》,很期待和同門的黃健瑋合作,「連我媽媽都說,妳推薦那個《麻醉1》,蕭醫師演得很好」。

另一半給她很大力量,也支持她的工作,她說曾想過不拍戲能做什麼,自己不是商人性格,只想過也許可以考藝術治療師證照,她平常會看相關書籍,心理有疑惑,從閱讀中感覺自己也被療癒,但這職業在台灣比較冷門,也必須到英國考證照。

34歲的她與另一半還沒計畫辦婚禮,「興致來了很快就辦也可能,但我現在只想身體趕快好起來,也希望順著生活狀態低調走下去就好」,長輩會「催生」,但她除了擔心懷孕時腰不能負荷,也還沒做好生小孩的心理準備,婚禮和生小孩一切順其自然。現在和另一半過老夫老妻生活,他是上班族,以往她沒拍戲,每天一定和他共進晚餐,她追劇,他也會一起看,生活上有爭執,隔天再釐清癥結點,誰錯誰道歉,「當天還在氣頭上,馬上解決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啊」。

她與薛仕凌主演的公視新創電影《魚男》將在11月5日晚間11點半首播,首次和他合作,她誇他把變態角色演得入木三分,她自己有一場被殺的戲演得熱血沸騰,因對手演員表現出殺氣騰騰的氣場,當時真的被嚇壞。她和薛合作,戲裡談曖昧情,最親密的動作僅止於兩人輕輕碰到臉而已,戲外兩人互動像「兄弟」,因為玩同款手遊,又喜歡聽彩虹樂團的歌,薛私下會指正她說某句話沒捲舌、吃手扒雞不能用塑膠手套、吃漢堡不能用衛生紙包住,一定要用手拿,她笑虧他眉角很多。

洪秀瑛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