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種大麻改種葡萄

從種大麻轉為改種葡萄的農民說,種葡萄更有利可圖,不會讓自己良心不安。

■Growing grapes is more lucrative and leaves you with a clean conscience.

黎巴嫩的葡萄酒文化可追溯至腓尼基,這個活躍在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300之間的古代地中海民族。雖然羅馬帝國後來消減了腓尼基,但消減不了他們的葡萄酒文化。直到2000年代初,黎巴嫩釀造葡萄酒的傳統再次復興起來。

目前黎巴嫩每年釀製約850萬瓶葡萄酒,大部份是出口海外,當中還包括法國這個世界著名葡萄酒產地。

對於退伍軍人艾馬德(Michel Emad)來說,他是親眼看到黎巴嫩如何從過去大家種植違法的大麻,搖身一變成為葡萄酒產業的興起。因為在沒多久之前,他自己就曾經是種植大麻的農民之一。

艾馬德現在已在黎巴嫩東部貝卡山谷(Bekaa Valley)擁有一座規模壯觀的農場,專門種植蘇維濃(Sauvignon)和田帕尼優(Tempranillo)等兩種專門用來釀造白酒與紅酒的葡萄。

他回憶過去大家之所以種植大麻,是因為這是他們當時面對市場時唯一有需求的作物,加上政府的管制力低落,無法取締違法的大麻種植。

現在他已經跟來自葡萄酒合作社Coteaux Heliopolis的220名農民,一起在貝卡山谷北部地區種植專供釀酒用的葡萄。

這裡是黎巴嫩最貧窮的地區之一,過去數十年來曾經是著名的大麻產區,但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已轉變成價值數百萬美元計的葡萄酒產業。

儘管黎巴嫩政府多年來無力打擊當地大麻種植,但對農民來說這仍然是一門違法的生意,在Coteaux Heliopolis的努力下,終於讓包括艾馬德等部份農民放棄大麻而改種葡萄。

隨著黎巴嫩的葡萄酒產業興起,艾馬德等種植的葡萄都變成白花花的銀子。不管是傳統的重要葡萄園抑或無數的小酒商,都積極投入不斷成長的全球葡萄酒市場。

艾馬德說,種葡萄是愈來愈有利可圖,也讓自己不再像過去那樣因為種大麻而良心不安。他說今年收成的葡萄達9公噸,讓他賺進1萬美元,這是他過去種大麻所得的2倍。

他說,以前在種植大麻時,其農田就曾經被政府掃蕩過2次,這讓他終於在2003年加入Coteaux Heliopolis去改種葡萄。因為就算政府管治力有多弱,總有前來掃蕩的一天,這讓他因為承擔被掃蕩和入獄等風險而常常夜不能眠。

Coteaux Heliopolis在1999年成立,現在成員大在貝卡山谷北部的葡萄園面積合計達250公頃。Coteaux Heliopolis成員在2003年首次收割有成,讓大麻農的眼睛為之一亮,引起大家開始改種葡萄的浪潮。

Coteaux Heliopolis負責人法卡哈瑞(Shawki al-Fakhri)說,他們拿出證據來說服那些不想活在恐懼中的大麻農,可以透過改種葡萄來改變自己的命運,種大麻並非他們唯一選擇。

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鍾志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