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IPO被對手逼停 天常股份該自證清白了

在新一屆發審委成立後,新股過會率逐步走低,發審委委員們也愈發嚴苛,這並不意味著一家擬上市公司有些許的缺陷就會被否決,但一家擬上市公司被證實存在造假行為或者欺詐發行,不但無法上市,而且相關人員還會遭到處罰。

上週一晚間,已經完成上市前路演的天常股份宣布,因出現媒體質疑事項,公司出於保護投資者權益的考慮,決定暫緩後續發行工作,原計劃發行時間表將進行調整,暫停原計劃於11月14日進行的網上、網下申購,保薦機構東方花旗證券有限公司將認真核查媒體質疑所涉事項。

在IPO前一刻被迫按下暫停鍵的重要原因在於競爭對手宏發新材的實名舉報,從事態的進程看,與2010年勝景山河上市「功虧一簣」頗為相似,但結局是否相同,還需要天常股份拿出足以讓人信服的證據,以證明自身的清白。

舉報方有備而來

天常股份今年4月25日過會,11月3日拿到證監會批文,11月8日完成初步詢價。若一切正常,公司定於11月14日進行網上、網下申購。

但就在天常股份詢價的11月8日,天常股份的競爭對手宏發新材在上海召開一場名為「誠信的名義」的新聞發布會,公佈了向證監會實名舉報天常股份存在關聯交易輸送利潤、業績造假和披露不實等問題的證據。

舉報材料核心的質疑包括:天常股份諸多財務數據打架,存造假嫌疑;通過向關聯方低於市場價採購設備,提高毛利率;業績下滑不是暫時的,天常股份業績增長不可持續。

天常股份成為今年第三家被實名舉報的擬上市公司,已經獲得批文的今創集團5月9日在一場名為「股民的名義」新聞發布會上被公開舉報,在6月20日一場名為「韭菜的名義」的發布會上,四三九九同樣被公開舉報,這兩家公司的IPO目前也就沒了下文。

隨著天常股份IPO的暫停,舉報者宏發新材也被置於大眾的放大鏡下,兩家公司的「江湖恩怨」也浮出水面。

宏發新材與天常股份同在江蘇省常州市,宏發新材目前是新三板掛牌企業,也在向A股發起衝擊,與天常股份業務相似,宏發新材主要從事高性能纖維多軸向增強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是玻璃纖維多軸向增強材料,主要應用於風力發電、體育運動器材、複合材料船艇、航空航天、交通工具和管道等行業。甚至從有關財務數據來看,兩家競爭企業可謂不相上下。

那麼宏發新材為什麼要實名舉報天常股份呢?用宏發新材的說法是要「解決股東質疑,澄清事情真相」——「為什麼宏發新材在市場業績份額領先的情況下,毛利率卻比不上天常股份」?

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能完全支持宏發新材的一往無前。事實上,作為競爭對手,誰先在滬深交易的大廳中敲鐘,誰就在未來的競爭中占得一些先機,即便是無法一下子趕上對手,能拖住對手也是好的。

更何況宏發新材和天常股份早年間還有些積怨——據了解,宏發新材控股股東重慶國際曾長期為天常股份提供產品所需原材料無鹼玻纖。但由於2015年風電行業出現「搶裝」行情,風電用無鹼玻纖供不應求,重慶國際為確保宏發新材的原材料供應,就對天常股份關閉了銷售大門,導致天常股份業績出現大幅回落。進入2016年後,市場情況逆轉,天常股份也對重慶國際關閉了採購的大門,從重慶國際的採購金額已經為零。

堪比勝景山河案

天常股份當前的境遇與2010年的勝景山河頗為相似,只不過勝景山河當年已經完成資金募集,就在上市前的半小時被緊急叫停。

勝景山河曾於2010年10月22日披露招股書申報稿;10月27日IPO申請獲發審委通過;12月17日,在勝景山河原定即將登陸深交所的前夕,有媒體發文表示其招股書披露不實,涉嫌虛增銷售收入等情況,公司遂申請暫緩上市。證監會也要求勝景山河和保薦機構平安證券在核查結束後,第一時間進行信息披露,並根據核查結果進一步做出決定是否恢復上市。

讓勝景山河上市折戟的報導是「勝景山河涉嫌釀造彌天大謊」。報導稱,經派出記者在岳陽、長沙、上海等地十天的實地調查,勝景山河的產品銷量非常有限,批發市場、大型超市、酒樓飯店裡都很難見到勝景山河生產的黃酒,由此認為該公司的巨額銷量存疑,涉嫌虛增收入。

勝景山河的招股書顯示,江蘇、上海所在的華東地區銷量佔比達到21%,僅次於華中地區。但據上述媒體報導,作為黃酒的主要消費區,記者在這些地區無論超市、酒樓及副食小店,均沒有發現勝景山河生產的「古越樓台」的身影,還有經銷商聲稱沒有聽說過這家黃酒企業。

經過證監會的調查,最終確定勝景山河的造假行為,勝景山河和主承銷商應返還募資及利息共計人民幣5.82億元,並且遭到處罰。中國證監會開出的罰單是因勝景山河在首次公開發行並上市項目中,盡職調查工作不完善,對勝景山河經銷商、關聯方等事項核查不充分,向保薦機構平安證券採取出具警示函的措施,向林輝、周凌雲採取撤銷保薦代表人資格的措施。

目前,證監會對擬上市公司造假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即使完成上市也會被強制退市,2016年8月已過會公司海爾施就曾因媒體質疑而暫緩發行,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位沒有等到發行新股的下文。因此,未來天常股份能否再度重啟發行、何時重啟發行都充滿很多不確定性。

中時電子報 編輯/盧宏奇、文/劉子安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