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攬才助經濟發展,日月光吳田玉:新加坡是典範

台灣經濟成長及產業發展面臨缺才、人口紅利漸失等困境,但幅員同樣不大的新加坡迄今仍具相當優勢。日月光(2311)營運長吳田玉認為,新加坡政府在經濟及人口發展策略上,規畫相當具制度及長期性,成功吸引欲攬納的全球人才,使經濟發展及人口紅利維持成長。

吳田玉認為,新加坡自身國民生育率也相當低,但政府透過其他方式,在人口政策上保持持續成長,在政府政策及經濟發展上非常有長期計畫,使新加坡成為一個高國民所得、高生活物價、完全計畫經濟的國家的典型案例。

吳田玉指出,新加坡物價非常貴,原因在於新加坡員工薪資也非常高。但是,新加坡工程師的資質非常好,且當地擁有諸多整合元件製造商(IDM)和System House、EMS設計中心,許多企業的亞太、甚至全球營運中心都設至於此。

日月光新加坡廠員工僅約8、900人,台灣單高雄廠員工便有2.5萬人,吳田玉表示,該廠具高附加價值、照護亞太全球營運中心的測試業務,且公司也非常賺錢。雖然半導體向來面對全球高度競爭,但在新加坡建置這樣的測試中心照顧在地需求業務,仍相當值得。

此外,新加坡政府對於在全球攬納高科技、金融業在新加坡設置亞太營運中心,相當具長期制度和策略性。吳田玉也指出,1996年居住於新加坡時,該國人口僅360萬人,但到今年已達到560萬人,短期目標為超過600萬人。

吳田玉認為,新加坡國家建設及經濟成長繁榮,是當局有策略性的維繫人口紅利,從全球吸引需求人才移民。此外,該國執法嚴厲,對國民教育具計畫性的進行重點教育補助,並徵選最優秀人才送往全球留學、歸國後在政府工作,政府官員薪資亦比照民間企業。

吳田玉也認為,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與人口紅利,跟當局欲吸引何種人才、移民政策、國家經濟發展長線布局、政府官員教育及薪資等息息相關,而員工薪資與企業獲利、吸引投資的能力亦環環相扣。

此外,就半導體產業而言,新加坡本地工程師供給絕對不足,但當局對於引進外籍員工亦設有總量比例管控,一是全國比例,二是依據產業差異設有不同外籍員工的比例上限。吳田玉指出,新加坡廠員工組成是集團中最多元的。

吳田玉表示,新加坡面積不大、本身國民生育率也相當低,但當局想出其他辦法,在人口政策上保持持續成長,在政府政策及經濟發展上非常有長期計畫。他認為,新加坡是個高國民所得、高生活物價、完全計畫經濟國家的典型案例。

時報資訊 記者林資傑/新加坡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