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游擊18年 他讓日本地圖一塊空白 族人重建石板屋致敬

一百年前日本出版的台灣蕃地地形圖中,中央山脈南方有塊空白未測之地,這塊殖民者的缺憾,是由台灣最後歸降的原住民以血淚繪製而成,花蓮卓溪鄉布農族人在佳心舊社遺址重新搭建石板屋,重現「大分事件」百年地景,填補長達18年抗日歷史空白。

花蓮卓溪鄉拉庫拉庫溪流域的布農族人民風剽悍,1915年領袖拉荷·阿雷帶領族人兩次襲擊大分駐在所,手刃十名日警,並展開長期的游擊戰爭,故遲至1916年日本治台20年的台灣蕃地地形圖,中央山脈南段,自關山、卑南主山到出雲山一帶,仍是一片空白的「未測之地」。

為了填補這塊地圖的缺憾,卓溪鄉與中研院合作,邀請原民工藝家撒古流·巴瓦瓦隆,展開為期三周的課程,以舊社等比例縮小的石板屋模型,從挑選石材、砌石、疊石,一刀一斧教導族人打製石板屋技術,目標重建當年佳心舊部落遺址。

撒古流指出,石板屋不但冬暖夏涼,也顯示原住民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古老智慧,他說,要搭出能夠防水、防風及防震的石板屋並不容易,進入第二周將堆疊起來的石板屋牆面稜角修齊並與石板間隙穩固密合,下周則學習把門板、梁柱、屋頂進行結合,完成搭建石板屋。

地圖的空白處是祖先的榮耀!卓溪鄉長呂必賢說,布農族是台灣最晚歸順帝國的民族,距離日本戰敗投降只有12年,希望藉由中研院舊社溯源與重塑計重建佳心舊社地景,從族人的角度,重新詮釋檢視大分事件時族人英勇抗敵,不屈於槍砲鋼鐵的布農精神。

呂必賢說,從瓦拉米到八通關步道一帶,有很多日治官方紀念碑悼念日警與相關人員殉職「事績」,彷彿族人是事件中「出草的野蠻人」,除了重建舊社地景,未來也盼未戰亡族人設立紀念碑,以族人角度與殖民者並陳詮釋大分事件,讓這條「八通關越嶺」古道更具歷史意義。

中時 許家寧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