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為何開出履約保證 高銀該踹共

慶富案延燒,政府大動作一次更換參與聯貸的三位公股行庫董座,我們支持政府查弊無上限,與慶富公司往來20多年的高雄銀行,對慶富的財務狀況應該最清楚,為何會為慶富開出最初的履約保證函,衍生其他銀行後續貸款,更應該說清楚講明白。

獵雷艦聯貸最早是找上兆豐銀當聯貸主辦行,但遭拒絕,根據兆豐的說法,所以婉拒主辦和參貸,是因為評估認為,以慶富財力、技術能力承製獵雷艦有疑慮。

在此情況下,第一銀所以願意承接主辦,各銀行所以願意參貸,與高雄銀行2013年提供慶富17.5億元履約保證有很大關聯,亦即高雄銀行保證以慶富的財力可以履約。

儘管高雄銀行強調,慶富得標後,是在其提供16.85億、高達96%活存現金質押擔保情況下,才開出17.46億的履約保證函,但企業活存現金可以先短期融資,等長期貸款下來後再歸墊,這種手法銀行不會不清楚。

慶富造船位於高雄,高雄銀行身為在地銀行,從1992年後就與慶富長期往來,連兆豐銀都知道慶富無力造獵雷艦,高雄銀更不會不知道慶富有沒有能力履約。當初提供保證的決策過程如何?財委會專案調閱小組要調閱當初的會議記錄,高雄銀行卻不提供。

儘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金管會已就慶富以及慶陽的授信往來銀行進行金檢,相關懲處年底前會出來。但對於高雄銀行的金檢主要在海科館貸款部分,並不包括獵雷艦,切割了高雄銀行在獵雷艦超貸案所應負起的責任 。

金管會檢查局長王儷娟20日在立法院財委會已證實8月對高雄銀行金檢,且調閱慶富案相關文件,發現有「相關授信疏失」,既然如此,高雄銀行當初為慶富建造獵雷艦提供履約保證是否涉及弊端更應該查清楚。

慶富董座陳慶男父子人脈寬廣,在政治界藍綠通吃,獵雷艦案延燒至今顯然已非藍綠問題,中間涉弊人員到底有多少?該查就要查,絕不能因為擔心影響明年縣市長選舉,就圍起政治的防火牆,一味阻隔,只會讓這把火燒向自己。

崔慈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