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安插自己人 蔡政府玩上癮

蔡政府日前公布了第一金、合庫金、台企銀3家公股金融行庫的新董事長人選,對於新人選,我們並無特別的意見,但對蔡政府上任以來,為安插親信一再對現行人事體制的破壞,我們認為有檢討的必要。

這次宣布3家金融行庫的董事長人選,除了第一金董事長蔡慶年,先前已因慶富案被撤換外,合庫金、台企銀董事長是在國外公出時,突然被撤換職位。蔡政府與業界的看法都認為撤換原董事長是因為慶富案的因素;第一金是慶富承攬獵雷艦工程的聯貸案主辦銀行,合庫、台企銀則是在9家參與聯貸的行庫中,參貸金額較高的行庫,因而董事長被撤換。

不過,以目前各方的證據來看,實在難謂正當。公營行庫參與這件聯貸案,從政策角度看,是支持政府的「國艦國造」政策;從金融專業角度看,則是參與一個所謂的「專案融資計畫」,慶富確實已拿到國防部標案,同時取得國外主要協力廠商的出口許可,銀行參與貸款並非全然無理。至於之後發生的詐貸問題,則牽涉到國防部與聯貸行之間對金流的監管責任問題。除非蔡政府已掌握這些行庫高層收賄等違法情事,否則現階段就以慶富案撤換董事長,道理上說不過去。

更重要的是蔡政府完全無視這些所謂的「公股行庫」,雖然有相當比例的股權是官股持有,但這些金融機構也同時是掛牌上市公司。官股對這些行庫的持股約在2到3成左右,其餘7到8成是包括外資在內的其他股東持有。

行庫董事長固然是擔任官股的法人代表而被選出為董事,但每任的董監事都是由公司的股東大會選出,投票時即使是官股代表,也是一個個人選的名字寫在上面;雖然財政部藉著更換法人代表達到撤換原有董事長的目的,在現行體制上是合法,但這種作法卻完全不尊重股東大會票選的結果,在董事或董事長無明確失職、不法時即為之,換上「自己人」,外界評為「吃相難看」,雖不中亦不遠矣!

蔡政府上台以來,類似不尊重體制、純為「塞進自己人」的作法是罄竹難書;在政府機關方面,除了在各部會以機要或巧設黑單位,塞進一堆沒有公務員任用資格的黑官、機要外,還要修法開放中央三級機關首長「政務、常務雙軌」,也就是說過去三級機關首長一定要有正式公務員任用資格的體制,因此被打破。

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有助從民間攬才」,甚至為此強勢槓上考試院,但明眼人都看得出,綠營只是希望藉此修法放寬三級機關首長任用資格,便於塞進「自己人」,以更能「如臂使指」的控制,結果只是方便政治分贓、安插親信,原有文官體制破壞殆盡。甚至一些部會副首長已變成民進黨栽培選將「過水」的階梯。

至於公營事業體系,先是幾個公營事業淪為派系爭奪分贓的標的,繼則為了特定人不惜修改行之多年的規定,例如為了讓68歲的戴謙接中油董事長、65歲的楊偉甫接台電董事長,蔡政府特別修改《國營事業機構負責人遴聘要點》,把原先規定初任者不得超過65歲,已擔任負責人者年滿68歲要退休的規定取消,這次則是粗暴地撤換官股行庫負責人。

民主國家因為不會有萬年執政者,因此對原有文官體系的穩定與保障都有一定的法令規範,哪些職務是屬「政治性任命」,可以甚至必須隨著執政者或政黨更替而更動;哪些是受保障不可隨意用人,都有明確規範。至於事業單位則除了有內部規範外,同時也要依循《公司法》行事。

但蔡政府卻似乎對安排自己人的職位永不滿足,既要修法,把原先屬現有文官才能擔任的三級機關首長,改為可政治任命;又改內規讓不符原先規定的自己人可擔任國營事業負責人;現在則是無視應受尊重的《公司法》體制,任憑一己之好惡更換上市公司的官股行庫負責人。而社會大眾,似乎也對蔡政府這種破壞體制的作為「見怪不怪」,連發聲都懶得。

但我們仍要明確地告訴蔡政府,這種為了任用親信、安插自己人,一而再、再而三對現行體制破壞,負面效益終將反噬自己,同時對國家社會的安定與運作產生重大衝擊。

主筆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