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勞工稅賦成本增 台商籲成功要「整個供應鏈進去」

外貿協會今天於印度班加羅爾舉辦「台商媒體座談會」,由5家在當地投資多年的中小企業分享投資經驗。與會廠商都認為印度商機不斷成長,但印度工資每年平均增加13%、稅賦也在調整,對中小企業確實是一個壓力。不過廠商都鼓勵,只要進來就有機會,而台灣產業在印度要成功,重點是要把「整個供應鏈要進來」,才能提升競爭力。

來印發展9年的新日空調總經理吳坤益說,2002年就去中國蘇州,幫勝華蓋無塵室,2007年應業主詢問來到印度發展。對於成功他有一套模式建議,就是印度人英文好也聰明,可利用它們來執行,台灣人員則做設計,基本價值由台灣掌控,如此結合打國際盃,錢賺不完。他強調,在印度要相信你永遠是最好的,相信自己。「只要願意來印度,都是機會。」

總部在台灣宜蘭的專順電機,主要做風力與太陽能的變壓器,協理曹順直言,當初來印度,是因為中國市場慢慢萎縮,一開始來並沒有預期看到印度有多好,但慢慢感覺到這幾年他們發展比任何國家要快,「不來這就沒地方可去,因為印度在高速發展中。」

印度商機大,但當地問題也不少,稅賦、勞工成本都在節節上升。曹順就說,印度7月實施全國統一的貨品與服務銷售稅(GST),出口型客戶以前留下材料怎麼辦,對老企業有衝擊。

另外,印度勞工法令嚴格,印度政府每年4月調整基本工資,200個以上員工就要成立工會,曹順說,他一部分人力改派用非正職,降低門檻,堅持不讓工會成立,因為印度當地工會力量太強,不能被牽著走。

曹順說,2010年他的公司給員工基本工資5000多元盧比(台幣2300多元),現在是8400元盧比(台幣4700元),每年漲13%左右。以前員工工資占成本8%,現在到15%,獲利比以前少,坦言中小企業過來是比較困難。

來印度5年的美聲服飾輔料協理吳湘琴指出,政府希望吸引大型企業南向,但中小企跨不出那一步,這是對法規很多地方不了解。例如董事成員新法規規定,2人以上其中一位DIRECTOR(董事),必須前一年在印度境內停留183天以上,很多想進來的公司就停在這裡了,畢竟丟給一個印度人簽文件怎放心。

不過吳湘琴還是鼓勵台灣多走進印度,因為走在街上,不止看到日韓國家的人,連歐美人也都進來,要找個台灣人卻很難,她疾呼:「為何不敢進來!」。像她的親朋好友常問她,一個女孩子在印度多危險,但自己在這邊5年,常一個人出差,也活得好好的,希望媒體給台灣人多一點資訊,其實印度真的沒有那麼可怕。

對於印度經營成本攀升問題,投資印度14年的綠能大廠台達電副總裁蔡榮騰以過來人經驗表示,要看長遠,印度喊出2020年成為全球第三大消費國,不管有沒有做到,都是機會。至於稅賦,投資中央、地方都有補助,將來還有印花稅等減免,像能源業還可以免稅10年,班加羅爾這裡還可以爭取研發費用扣抵,甚至可以延續到2020年。這只要跟會計師律師好好談,找到對的老師,就不是問題。

他指出,雖然印度勞動成本上升,稅賦調高,但回想台灣,當初薪資也是逐年上來,稅也逐年變動,現在還要提撥勞退基金、健保費等。可這是每個國家成長過程一定會遇到,只要看好當地投資環境,知道未來3年5年你要做些甚麼,就可以長期深耕。

對於新南向,顧問公司肆零肆科技總經理陳昌林也給出三建議,首先是「新南向不是新工廠南向」。如果把以前到大陸為了省勞工與租稅搬到這邊來,一定會失敗。第二是「軟硬整合」,政經上,印度跟中國不是處的很好,相對就是我們的朋友,而印度強項是軟體,台灣強項是硬體,軟硬結合,可促成台灣產業轉型,進行質的改變。第三是「整廠輸出」,提供方案解決,異業結合。

吳湘琴則說,勞工稅賦增加都不是最重要的,重點在「整個供應鍊要進來」,如此可降低個別業者的進口成本,才能增加競爭力。

中時 王玉樹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