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蔣勳啟蒙 柳依蘭展多元自我

在蔣勳的畫室開啟習畫、作畫之路的台灣畫家柳依蘭認為,與其說自己作品的東方元素是受到蔣勳的影響,毋寧說「蔣勳老師是我的美學品味啟蒙者。」然而不管師父如何引進門,一如台灣的多元紛呈,「最終是各種文化相融,長出自己的樣子。」

柳依蘭強調,蔣勳帶給自己的啟蒙,不只是繪畫的技巧,更多的是對美學的思考,當年畫室裡的學員經常討論的反而是電影、生命、哲學以及東西方的文學史。「視覺的開拓必須有其獨創性!」抱著這樣的理念,柳依蘭以畫鋒作為自己溝通的語言,除了觀察生活,她也大量閱讀。

「從盧梭的《懺悔錄》,我學習到勇氣,他在當時已是名人,卻毫不掩飾自己的醜行。」柳依蘭感悟:「人生虛無有何可怕,就勇敢地去做自己。」對於12歲便失親,性格敏感纖細,內心卻無比虛無的柳依蘭而言,觸動了她好好活的勇氣。

台灣的多元文化,一如柳依蘭〈閱讀的自我性〉女子穿著青花紋的旗袍,坐在中西合璧的上海式木椅上,手中卻拿著非常台灣、南島風的花朵日日春,她希望藉此傳達出自己對多元文化相融的觀察與思維,台灣既傳承中華文化,也有各種殖民記憶,在她看來,最後都會內化為「自我」。

「如同我自己的成長經驗,每個人資源雖不同,但就好好的活,就會長出自己的樣子。」從醃筍工人到知名畫家,柳依蘭找到自己的篤定。

記者李怡芸/台北專訪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