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側寫-硬頸堅持 彭淮南寧願不討喜

主掌央行20年,如果真要用個代表字形容彭淮南,應該是「硬」。他對他堅持且相信的價值,絕不妥協,還有點會記恨,在這民粹當道的台灣,硬頸如彭淮南,好像不太討喜,但或許這也是他能堅持到今天的原因。

這場「告別秀」上,彭淮南一如過往的變身彭教授,參考資料就是他的隨堂教材,而且時效性極強,前天才稅改,馬上評估衝擊都有了,他苦口婆心,把央行能說的都說完了,律己甚嚴的他絲毫容不下瑕疵。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彭淮南不太能忍受別人的「異見」,甚至連民意論壇批評央行不是的,他也會要求所屬單位舉出實例反擊。那段時間,央行被稱做政府單位發最多「澄清稿」的單位,不喜歡他的人更批評他專制。

但其實,彭淮南只是希望把他所相信、堅持的,用盡一切方式說給別人聽,很嚕,也不討喜,但就是他擇善固執的表現,就像誨人不倦的老師,他只是希望把你導入正途罷了。

反應在央行政策上,彭淮南經過亞洲金融危機的洗禮,他上任時鐵腕關閉國內NDF市場,一戰成名,也深深影響他對外資熱錢的看法,於是到要離開央行了,他仍視外資如敵寇,也許換做其他人當政,早就解禁了。

近幾年來,央行澄清稿少了,很多人說彭淮南老了,個性也圓潤點,但其實是,他只是忍住,仍希望一吐為快,於是左批富邦蔡明忠「薪資不漲是因為物價沒漲」、右打台積電張忠謀「政府加薪違反自由人力市場」,算是正常能量釋放。

這就更不用提,過去幾年老揪著央行政策打的媒體。於是,說匯率造成生育率低的、預期台灣會發生百年泡沫、甚至是貿易條件惡化,他都記著,卸任前免不了酸一下,算是自清,那不願妥協的個性,表露無遺。

只是這樣硬頸的風格,隨著彭淮南即將卸下20年的央行總裁重擔,只能留在回憶裡。或許再過幾年,我們會懷念彭淮南的「硬」,想念他的律己甚嚴及從一而終,畢竟要用這麼強大的堅持走向公職的終點,真的太難。

黃琮淵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