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愛蓋章 留下文物生命史

都說乾隆喜歡在書畫上題字儼然破壞文物!堪稱當代國寶守護人的台北故宮器物處處長余佩瑾、科長吳曉筠卻不並這樣認為,事實上乾隆十分善待文物,一些當代文物收藏方式仍與乾隆朝的作法不謀而合。

乾隆重視文物,甚至曾為出土的編鐘「蓋了一間房子」,吳曉筠介紹,乾隆24年時,江西臨江農民掘地得鐘11件,其上的銘文為春秋中期吳國史事,這成套編鐘的出土適逢乾隆戰事得勝,他視之為祥瑞的徵兆,也就格外重視,既有文獻記錄,還仔細研究過其音律。

這套可驗證古代12音律的編鐘,出土時少了第2件,乾隆遂令人打造,使整套編鐘可實際演奏,並將每個鐘都依古律名定名,記載於《西清續鑑.甲編》中,又備其型製記載於《皇朝禮器圖式》第八卷。台北故宮藏有此套編鐘的2件,此次在「品牌的故事」中展出的為第7件,稱之「蕤賓」。當時為了這套鐘,乾隆還特別在西苑築了韻古堂來儲放。

又,百什件中往往可見為了將小器物能穩妥地安放,在抽屜中設計完全吻合器物形狀的凹槽,讓小物件能毫無縫隙地嵌進凹槽,不會因搬動而晃動。「可以看到乾隆對文物的妥善保存,每件文物有其位置,我們現在替文物設計錦匣時其實也是用同樣的方法。」

不諱言的是,乾隆總是會為鑑賞過的文物留下自己的收藏印記,但吳曉筠認為「若從正面的角度看,這些記錄,也為文物留下生命史。」讓學術研究有更多資料可參考,也從中知道不同時代對文物的不同定位與理解。

記者李怡芸/台北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