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終結了自由貿易?

從GATT(WTO前身)於1947年展開第一回合談判,迄今已完成八個回合的談判,學理上的貿易自由化理想,多數已在這八個回合協議中實現,惟自由化的最後一哩卻在杜哈回合陷入僵局。

■傾銷是指業者以低於「正常價格」輸出該貨品,使得進口國同類產品的產業受創,經調查認定有傾銷事實,且與其產業受損具因果關係,則可以反傾銷稅反制,惟多數國家經常藉反傾銷之名,行保護主義之實。

十九世紀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在《蠟燭製造商請願書》中寫道:「我們正和國外對手進行一場競爭,這個對手生產光線的條件十分優越,這個對手不是別人,正是太陽,為此我們請求通過一項法律,關閉和堵塞所有可以透光的窗戶、通道和縫隙,使它無法損害我們這個為國家謀福利的產業。」

巴斯夏向來倡議自由貿易,這篇蠟燭製造商請願書是在反諷保護主義者的荒唐思惟,然而人終究是自利的,因此才會想到種種辦法防堵外來的競爭,保護本身的利益。1930年美國經濟大蕭條,國會隨後通過史姆特-霍利法案(Smoot-Hawley Act)將關稅一舉調升至60%,其作為不就是如巴斯夏所言?

自由化與保護主義思維,百年來一直在循環,經濟蕭條時,保護主義就出現,待保護主義走不通時,自由貿易又粉墨登場。1930年代各國高築關稅壁壘終究是有害的,二戰結束後美、歐各國想通了,於是在日內瓦簽署了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相互開放市場、調降關稅,隨後半個世紀完成了八個回合的談判,全球關稅稅率由戰後平均40%降至目前約3%,全球貿易在這半世紀因而大幅成長。

全球貿易的成長雖帶來了繁榮,但由於美、歐製造業大舉移至亞洲,復以亞洲國家產品挾價格優勢攻城掠地,重創美、歐傳統產業,華爾街大亨是享受了自由貿易的利益,但中產家庭卻面臨了自由貿易的衝擊,貧富差距因此愈拉愈大,民怨也因此愈來愈深,1981年美國前1%家庭只擁有全國8%的所得,如今已升至18%。

近年美國自由貿易的論述已偃旗息鼓,川普念茲在茲的是公平貿易,在美國優先之下,川普一方面重啟301調查、鋼鐵進口調查、加強反傾銷,以之震懾各國,另一方面又倡議購買美國貨、僱用美國人,將企業所得稅由35%降至21%,期以吸引美商將生產線移回美國。

川普的這些措施,預料將如同昔日的《史姆特-霍利法案》,引起各國效法,其結果就是保護主義之風蔓延擴散,自由貿易逐漸式微,試想當美國製造、歐洲製造逐一實現,全球貿易還會擴張嗎?當全球貿易不擴張,台灣經濟還能成長嗎?這對於像台灣這麼倚賴出口的國家而言,自然是前所未見的危機。

我們觀察世貿組織(WTO)剛公布的數字即可明白,保護主義又再度粉墨登場了,去年全球所發動的反傾銷調查高達300件,創了近14年新高,其中美國近三年便發動了近百件調查案,較過去大幅增加,然而這只是去年的情況,在今年川普登高一呼之下,公平貿易、保護主義必將愈演愈烈。

歷史總是不斷循環,從1930年《史姆特-霍利法案》掀起保護主義,到1947年關稅暨貿易總協定吹響自由貿易號角,半個多世紀過去,自由貿易已走到盡頭,如今保護主義已捲土重來,然而,這個歷史的變化應是宿命而非巧合。

于國欽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