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小剛穿越時空 用青春圓芳華夢

先前大陸導演馮小剛寫下「久違賀歲檔,物是人非。載歌載舞,攜《芳華》回來湊個熱鬧」,如今他以自己的青春記憶,交出賀歲檔的答卷。《芳華》首映3天,票房就突破3億元(人民幣,下同),7.9分的評分也是近十年來,馮小剛執導電影的最好成績。

作為馮小剛近年口碑最好的電影,首先在技術層面奉上「很美很真」的電影。無論是耗費3500萬元,搭建的文工團場景,還是主角們使用的服裝道具,都真實地還原1970年代的「復古」,讓觀眾快速入戲。

揭露青春的瘋與殘

大陸男演員黃軒與幾位新人演員的表現,也得到觀眾認可。由黃軒飾演的「好人」劉峰赤誠、癡情,面對一波三折的命運有無奈又不願屈服,演技張弛有度,演出了那個年代的獨特情懷。

而苗苗、鐘楚曦、楊采鈺、李曉峰、王可如、隋源這6位文工團新「馮女郎」,雖然未曾有大銀幕的經驗,但自然不做作的表現,正合戲中颯爽英姿的文藝女兵。柔光鏡頭下,沒有讓人擔心的肉體消費,只有陽光又充滿活力的舞動女孩。其中,鐘楚曦還憑借《芳華》蕭穗子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

「一個始終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識別善良,也最珍惜善良。」劇本在華裔女作家嚴歌苓原作小說《你觸摸了我》的基礎上對幾位主角的性格和遭遇進行了「適度美化」,然而片中最善良的兩個角色最終還是成為了受害者,被排斥打壓,結局或瘋或殘,「揭開美好青春下看不見的殘酷」正是影片最有意義與引人反思的地方。

女演員每天素顏上陣

「今天是普通的星期三,但對《芳華》卻是大日子。今日是《芳華》的首映禮。片子經歷一波十三折,終於綻放。……感恩大家對《芳華》的厚愛。」這是馮小剛12月6日的朋友圈內容。

為了拍攝《芳華》,馮小剛組建一個中等編製的軍區文工團:30多人的舞蹈隊,30多人的樂隊,還有其他跟組演員。他是在拍電影,也是在帶兵,不僅為演員創造真實、穿越式的生活體驗,也是把自己帶回那場夢。

選址時,他帶人去雲南、四川地區,但都沒找到適合的文工團院落,最終決定自己搭建,光是置景就花3500萬元。大門樓、排練場、裝備處、男兵宿舍、女兵宿舍、飯堂等建築,全按當年文工團的設施逐一還原。但最難的是細節,吊燈、吊扇、音箱、操控台、舞台燈,都從廣州軍區政治部戰士文工團的倉庫搬來,設備重修一遍,都還能用。

今年1月5日《芳華》開錄,但早在去年12月6日,多數演員就進了組。先前北京還有2個多月的舞蹈集訓。在海口,除了練舞,演員們還要軍訓,大家都住在集體宿舍,不允許帶助理。一人一個黃色的裝備箱,每天拎著上下班,累了還可當板凳。拍《芳華》時,女演員們幾乎每天素顏,臉上長痘,蚊蟲叮咬,導演都不讓遮,因為他覺得那樣才是美。

嚴肅外表下藏孩子氣

拍戲之餘,一幫人去馮小剛的房間聊天,他藏了很多好酒,會拿出來請大家;也會玩一些設置情境的遊戲,讓每個人自由發揮。酒到濃時,60歲的「老小孩」也會淚眼婆娑地向孩子們講越過山丘的人生體會。這與大家先前對他的印象完全不同,沒合作之前,多以為他「嚴肅、直接、暴脾氣」,接觸後才發現他「柔軟、可愛、孩子氣」,是真正的「性情中人」。

但到拍攝現場,孩子們又會被馮小剛的氣場震懾到。他不僅容易著急,還常發脾氣,對服裝道具組的工作人員,他要求必須做幾套備案,方便隨時依場景調整,照片是否擺正、相框邊是否該掉點漆,他都會很在意。

馮小剛是細節控,1個鏡頭可以慢慢磨,有時1天只拍1場戲。倘若海南天氣不好,為了等光,可能幾天時間都消磨掉,一場也不拍。拍到後期,文工團解散的那場戲,鏡頭前鏡頭後的人哭成一團,馮小剛也沒扛住。拍攝結束,團就得散,劇組也得散,人不可能一直都待在夢裡,所以他說:「這是一部有溫度的、情緒化的電影。」

馮小剛說,這是第二次與女性作者合作。「文工團會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大部分是因為文工團的女兵,所以我覺得找女性作者來寫女孩,一定比男性更生動。而嚴歌苓是文工團女兵出身,我們年齡也差不多,對文工團的記憶有重合。當然《芳華》講更多的是嚴歌苓的故事,我的那些上不了台面,在文工團時盡折騰了。」

中新社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