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健笑人生》因為父母 我開始健笑了

笑是唯一不需要配水喝吞到肚子裡的的維他命,但很多人不能享受它的好處,像我父親就是!因為他罹患了帕金森氏症,臉部表情完全僵硬的,時常面無表情,全身無力。這種對身體肌肉無法控制的病,走路時手腳發抖,進食時嘴巴會流口水,即便已經拿在手上的食物要自己往嘴裡送,30公分的距離就像300公尺一樣遠,睡覺翻身起床都需要人協助,最令人難過的是連如廁都無法自己擦屁股。對一個大男人來說實在是沒有尊嚴,尤其是帕金森不是阿茲海默症,因為他沒有失憶,他只是不能動,就像靈魂被拘禁了,逃不出這個軀殼。

但剛開始父親感到身體不適時,我們四處求醫但一直沒檢查出來,以為只是老人在討拍拍,脾氣變不好而已,終於,七年前父親第一次自殺後,醫生才確診原來是罹患帕金森氏症!

接下來的七年裡,幾乎看到不到父親的笑容,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無庸置疑他是個不快樂人,雖然他很努力運動,但身體還不斷退化,母親是唯一照顧父親陪在他的身邊的人,承受的壓力相當大。母親一輩子沒坐過飛機沒出過國,我帶她去放鬆一下!回國後父親情況越來越不好了,兩個人的情緒都找不到出口,但父親總還是默默的,做些他還能替母親做的例如費力的洗米放到電鍋裡煮飯……….雖然當時他睡覺已經沒有辦法翻身!但他是一個不想給別人添麻煩的人,當我們已經接受他應該會自然臥床慢慢等待死亡時,他又自殺了!

這一次三天父親就走了,在加護病房裡我問他是不是想不要我們這麼累,他張開眼睛點了頭,我不哭了,因為他這樣也許比較輕鬆吧!?喪禮辦了一個多月,我們全家24小時都在一起,以前的我以為以淚洗面,只是一個形容詞,但母親的情況實在令人擔心,她無法睡覺無法停止哭泣,從白天到黑夜,兒子女兒輪流帶母親回家過夜,但白天她就想回家,還夢著父親回家來看她,她想回家。

喪假後回工作崗位上,剛好訪問了骨科醫師蔡凱宙,他介紹我應該學習愛笑瑜伽,剛開始我非常存疑,這種假笑的方式真的能讓人變得開心嗎?我訪問了更多參加愛笑瑜伽的笑友,很多都跟母親一樣的年紀,也都喪偶,剛開始我舉辦演講會請蔡醫師與陳達誠(台灣愛笑瑜伽協會創辦人),來分享養身之道,因為母親是我的中實聽眾,我是為母親舉辦的,第一次演講時,跟一大群人在一起當身邊的人都在大笑時,母親不為所動,一個人苦著臉坐著。

到第二次的時候雖然整場大部分的時間,母親依然沉浸在自已的憂傷裡,但是這次當大家狂笑不只的時候,攝影師拍到在角落裡母親的微笑,不管她是不是在笑我們一群傻子沒理由就笑瘋,但她笑了!

第三次我召集了四百多人聽演講,告訴母親一定要來,要當我的靠山,因為這是我辦過最大型的演講她不僅來了,也跟她的新朋友一起雙手舉高大笑出來,這三次演講過程時間長達一年,而且我每天持續邀請笑友分享愛笑的好處,並從自己開始改變,經過訓練與心理的調適,我知道笑聲具有感染力,而我從錄音室發出的笑聲,可能感染到無數跟母親一樣正在孤獨悲傷的人,當然我原本也是笑不出來的甚至懷疑,父親剛走我這樣大笑是不是不孝!?

但是努力沒有白費,雖然一開始是假笑,但最後也變真笑了!因為我看到了聽友的笑容聽到聽眾的笑聲,我深深的感受到對自己笑是智慧,對別人笑是慈悲!

在幫助母親走出憂鬱的過程中,我也治癒了自己,現在的我每天充滿活力,勇於嘗試!我不僅在節目中每天帶著聽友大笑,更在三重創立一個愛笑俱樂部,讓聽友們跟我可以面對面大聲地笑,有很多人慕名而來,不管是健康或生病,我們一起玩就像三歲孩子一樣,走過一年後,不管自己不否也正生病著,我們也一起走進社區去關懷養老院的長者。

笑友中不乏中風者、癌症或憂鬱症者,甚至七八十歲的長者,我們都一起成長一起快樂,我們是愛笑瑜伽,有笑有愛,不管是先有笑還是先有愛,這兩者在我心中是不開的,也同時存在著。

今年底我們開始著手創辦了,新北市愛笑瑜伽協會,這也是第一次嘗試但我們開始了,我知道我在愛笑裡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接下來我們要成立第一個愛笑關懷據點,讓更多人開心健康快樂。

[嫚嬣小檔案]

現任:中廣igo台幸福酸甘甜主持人、新北市愛笑瑜伽籌備會主委

同時也是健康促進管理師、體適能C級指導員

中時電子報 嫚嬣/新北市愛笑瑜珈籌備會主委,吳佳晉/編輯整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