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跨境電商呼籲負面清單制度

互聯網改變著人們的生活及工作方式,也催生了無數電商從業者。借助跨境電商管道,人們動動手指,便可「買全球」。近日,2017中國(天津)跨境電子商務創新發展大會在空港經濟區舉行,京東、菜鳥、網易、唯品會、聚美優品等企業高管、學者等齊聚天津,圍繞跨境電商發展探討交流。

巨頭較量

早在2012年,國家發改委等部門發佈《關於促進電子商務健康快速發展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推動地方電子口岸開展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並在相關示範城市組織開展試點。隨後,天津、上海、杭州、寧波、鄭州、廣州、深圳、重慶等10個試點城市開展了網購保稅進口和直購進口業務,同時其他部分城市開展了直購進口業務。

「跨境電商的增長尤為迅猛,據中國海關統計,近幾年來中國跨境電商交易額年均增長均超過30%。」海關總署監管司通關監管處處長白曉東表示,跨境電商帶動了新經濟新業態的發展,圍繞跨境電商在支付、倉儲、快遞、資訊網路等領域催生了阿里巴巴、京東、網易考拉等一大批新興企業,帶動了產業轉型升級,一些傳統產業通過技術創新、模式創新煥發了新的生機。

艾媒諮詢統計資料顯示,2016年跨境電商整體交易規模(含零售及B2B)高達6.3兆元人民幣,較2015年增長23.5%。預計2017年跨境電商交易規模仍以較高增速發展,有望增至7.5兆元。

從市場份額來看,今年上半年,網易考拉以24.2%的市場份額位居榜首,天貓國際、唯品國際以及京東全球購則分別拿下20.3%、15.7%和12.5%的市場份額。

2015年10月,天津獲批成為全國第八個跨境電商試點城市,並在2016年7月完成了保稅進口和直購進口的雙首單,實現了保稅備貨和直郵業務的全線開通。目前天津跨境電商初步形成了以京東、網易、唯品會、聚美優品、菜鳥(天貓國際)為代表的產業集群;同時,一批本地跨境電商企業,如歐貿中心、小斑馬、海鳥城、天天希傑、多賀穀、酷吧母嬰等,以及天保物流、葉水福、東方瑞泰、振華物流、海偉等倉儲企業迅速崛起。

天津港保稅區有關負責人透露,2017年全年,天津全市跨境電商單量將突破400萬,交易額突破8億元人民幣。其中保稅區業務規模占85%以上,較2016年增長了約24倍,實現了跨越式增長。

為搶佔更多市場和流量入口,跨境企業之間合縱連橫的戲碼不斷上演。就在12月中旬,京東聯合騰訊向唯品會投資8.63億美元。業界分析,京東、騰訊、唯品會達成聯手意在組團應對阿里巴巴的挑戰。特別是在服飾品類方面,品牌商往往面臨阿里和京東「二選一」的競爭,這也導致京東的服飾板塊業務發展遲緩。而今,京東的電子、家電等優勢品類與唯品會的服裝、鞋包等優勢品類正好形成互補,以應對阿里巴巴的競爭。這種強強聯手也將使跨境電商市場格局發生變化。

監管收緊

從市場主體上看,跨境電商行業既有企業自營模式,也有大量個體化、小額化的個體經營者。這使得跨境電商具有碎片化、小額化和高頻次的特點,增加了稅務風險和統計難度,給現行的海關、檢驗檢疫等監管制度帶來新的挑戰。

不僅如此,跨境電商大部分通過郵件、快件寄送,偽劣產品、價格欺瞞等違法行為依然存在,成為行業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去年3月,財政部推出《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政策的通知》(業界稱48新政),確立「海淘」新稅制,原本定在2016年4月8日起執行,但業界反響極大。這份監管過渡期政策經過兩次延期,預計在2018年年底實行。

根據新政,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需按照貨物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這意味著,跨境電商取消行郵稅,改征「跨境電商綜合稅」。業界分析,新政對進口量較大的食品、奶粉、保健品、紙尿褲等影響明顯,以往這些商品大多可以通過拆包的方式減少或規避行郵稅,形成一定稅收漏洞,而今均需繳納11.9%的綜合稅。

在品類方面,新規實施後跨境電商將按照正面清單方式進行監管。《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涉及的商品可免于向海關提交相關許可證件及驗核通關單。清單之外的商品則需提供相關原產地證明等相關憑證。

新金融記者採訪中瞭解到,對於大部分跨境電商從業者而言,稅收的調整並不是最關心的,他們擔心跨境電商參照一般貿易監管方式實行通關單制度,要求正面清單之外的商品必須提供原產地證明及相關備案,影響跨境電商高效、快捷的購物體驗。

聚美優品、菜鳥網路等企業高管向新金融記者表示,目前正在消化可能增加的稅收成本,但最擔心的是跨境電商清單以外的商品必須提供原產地證明,或到食藥監總局申請註冊備案。一方面,跨境電商的進貨管道除了與品牌商直接合作,還有大量商品是採購團隊或買手直接從海外商超「掃貨」,只有購買單據,並無相關產地證明等憑據;另一方面奶粉、化妝品、保健品等進口商品的註冊和備案,需要走流程,擔心耗時太長,市場發生變化。

「比如韓國流行的一款化妝品想進口到國內銷售,但到食藥監總局註冊備案的時間難以預測,很可能備案下來了,韓國已經不流行了,貨根本賣不動。」一位跨境電商行業人士感歎道,還有大量跨境電商平臺上的小微企業或個體經營者如果無法與品牌商直接建立合作,獲得相關授權或憑證,也可能被「一刀切」地清出市場。

上海美華跨境電子商務公司總經理張慧表示,跨境電商監管可以考慮從正面清單過渡到負面清單模式,與自貿區政策相銜接,加大開放力度;同時運用大資料手段不斷提高商檢效率,優化跨境電商口岸通關環境。

中時電子報 編輯/徐慈薇、文‧新金融觀察/袁誠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