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化社會男性照顧者變多 易當悶燒鍋罹憂鬱症

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照顧者需求愈來愈大,男性成為照顧者也愈來愈多,但由於男性多不願傾吐,加上傳統社會一肩扛的角色,精神科醫師表示,男性照顧者因憂鬱求診愈來愈多,且一求診多為重度憂鬱,提醒男性照顧者,要放下自我過高的期許,接受他人幫助,讓自己可以有「喘息」,別當悶燒鍋,把自己悶出問題來。

書田診所精神科主治醫師施佳佐表示,近來門診中有二位男性照顧者罹患憂鬱的案例。一位是43歲未婚男性 ,20年前父親車禍腦受傷不良於行需人照顧,便與母親合力撐起家計及照顧父親責任,自覺無法提供交往10年女友經濟及照顧而無法承諾結婚,近來女友因年紀漸長,遲遲無法結婚而想結束關係,男子開始出現焦慮、憂鬱及嚴重失眠,2個月暴瘦了5公斤,甚至萌生和父親一起同歸於盡念頭。

另一位則為70歲退休男性,由於其他家人仍需上班,便一肩扛起照顧患有慢性疾病及失智症的母親,隨著母親病情變化、身體問題及干擾行為不斷,進出加護病房多次,照顧上更加費心費力,近期男子出現提不起勁、行動變慢及全身無力,2個月瘦了12公斤,家人擔心是否身體出現問題,就醫都查無問題後,才轉至精神科確診罹患憂鬱症。

施佳佐指出,門診觀察發現,當家中有人須長期照護時,多數人還是仰賴家庭成員,其中照護者又以女性居多,男性照護者人數雖然較少,但多不願意傾吐壓力,再加上傳統社會觀點,對於在家男性不友善,因此對於自身出現的病痛不適多會忍隱,需求往往被忽略,常陷入憂鬱而不自覺,倘一旦發生問題,易出現激烈反應或嚴重失常行為。

施佳佐指出,一旦罹患憂鬱,除了接受治療之外,男性照顧者也應有所調整,應拉大格局,長遠思考,允許自己無法照顧到面面俱到,放下完美主義及自我過高期待,同時偷時間給自己,尋求其他家人支持及認同,永遠記得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愛他(受照顧者)就要先照顧好自己,唯有學會自保,避免憂鬱,才可真正幫助到罹病家人。

中時 魏怡嘉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