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智賢:綠營人士 不准我談論「關說」

昨天12月25日,是中華民國行憲紀念日70周年,政治評論家黃智賢表示,掌權者現在是不准媒體監督的,感嘆「台灣的言論自由,倒退了多少年?」

黃智賢今在臉書發文,「來了!不准我說關說!」、「你敢監督?整死你!」前幾天,她去了一趟法庭,「因綠營政治人物,不准我說『關說』」。起因應是有媒體接獲爆料,說有綠營政治人物,關說國營事業人事……

黃智賢說,她年輕輟學打工7年,身經社會最底層工作和生活。「我深知,什麼叫做無財無勢,什麼叫做哀哀無告。」她表示,對特權關說,深惡痛絕,直到今天,「任何事,我從不靠特權與關說;即使我知道可以,但不,我絕不。」

面對綠營政治人物,不准她談論「關說」。黃智賢表示:「若不是為公共利益,媒體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如果不堅持說真話,那做媒體,是要幹什麼?」

「我比較笨,始終認為,評論政治,只能有一把尺:問社會不公,打政治不義。」她說:「政治人物不准我說關說。我怎能害怕?怎能沉默?怕!他們就贏了。」

以下為黃智賢臉書全文:

來了 ! 不准我說關說 !

昨天是中華民國行憲70周年。

但,台灣的言論自由,倒退了多少年 ?

掌權者現在,是不准媒體監督的。

你敢監督 ?

整死你 !

掌權者擺出種種兇殘野蠻的手段,就是要媒體恐懼,讓人民害怕 。

但媒體就是要監督掌權者,豈能怕威嚇。

評論政治,如果不敢直面掌權者,那做媒體幹什麼 ?

前幾天,我得去法庭。

因為綠營政治人物,不准我說關說。

1

有媒體接獲爆料,說有一個綠營政治人物,關說國營事業人事。

媒體立馬訪問了這個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說是,國營事業的員工,想要轉調部門,所以找上議員。

這個政治人物,就幫忙”代轉公文”給國營事業。

政治人物對媒體說,這是”代轉公文”,不是”關說”。

根據這個新聞,我說是: 關說國營事業人事。

因為,如果不是關說,為什麼國營事業內部的調轉部門,要勞動政治人物”代轉” ?

這就是民進黨式的言論自由!

他說了算 !

政治人物說這是代轉公文,不叫關說。

我們就不准說是關說 。

2

台灣究竟是怎樣的鬼島 ?

國營事業員工想調部門,得找政治人物 ?

如果不找,就轉不了部門 ?

面對22K的低薪,年輕人只剩下考公職或國營事業這條出路。

可是不管考試還是轉部門,難道到頭來,還是得靠政治勢力 ?

那沒有辦法找民代代轉的人,就永遠轉不了部門 ?

那沒有家勢,沒有靠山背景的年輕人,還能有什麼未來 ?

有代轉和沒代轉,成為天堂地獄的差別。

這樣的畸形社會,有什麼公平正義 ?

3

不只是人事。

生病了要一個病床,也要找民代喬。

此時此刻,百姓人人都要奔走政治人物門庭,尋找各式各樣的利益和好處。

這還有民主? 還有人權 ?

這是怎樣可怕驚悚的真實台灣 ?

4

自年輕輟學打工七年,才出國求學,身經社會最底層的工作與生活。

我深知,什麼叫做無財無勢,什麼叫做哀哀無告。

對特權關說,深惡痛絕。

直到今天,任何事,我從不靠特權與關說。

即使我知道可以,但不,我絕不。

5

國營事業,當然是公共利益。

政治人物平常監督國營事業。

然後”代轉”國營事業員工調轉部門。

國營事業怕不怕政治人物 ? 當然怕 。

政治人物這樣的作為,不叫關說 ?

不可以評論 ?

作為媒體,如果連政治人物這樣的作為,都不准評論。

那台灣的言論自由,真是獨步全球,好棒棒。

這當然是查水表。

這當然是打壓。

而我也必須捍衛言論自由的最底線。

6

但打壓豈僅這樣而已。

在台灣做中國人,豈能不受打壓。

但,中國窮,中國富;中國弱,中國強,我都只能是中國人。

因為堅持一個中國人的本分,因為堅持面對真實。

不忍無財無勢的人受苦。

不忍國家被這樣踐踏蹧蹋。

長久以來,我承受的壓迫,五花八門,應接不暇。

明的暗的,大的小的,官的商的,謊言與羞辱,各式壓迫,我都只能,敬謹候教。

對我來說,榮華富貴,前途名利,皆可拋。

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7

如果不是為公共利益,那媒體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

如果不堅持說真話,那做媒體,是要幹什麼 ?

我比較笨,始終認為,評論政治,只能有一把尺:

問社會不公,打政治不義。

謝謝朋友們的關心。

政治人物不准我說關說。

我怎能害怕 ?

怎能沉默 ?

怕 !

他們就贏了。

中時電子報 陳定瑜/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