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陳菊新書 謝長廷:對管碧玲有點殘忍

高雄市長陳菊出新書談從政心路歷程,被認為劍指「謝系」意味濃厚。駐日代表謝長廷今天在臉書上表示,陳菊的「內心話」是個人主觀的感受,查對當年的紀錄,就會發現書中很多描述,與事實出入很大。謝長廷在立法院受訪時也指出,個人主觀感受都尊重,但講到評價應該查證,畢竟現在在初選階段,「賣一本書就是傷她們(葉菊蘭、管碧玲)一次」,他也不能阻止別人賣書,只是替管碧玲澄清一下事實。

謝長廷今天中午與日本前參議員江口克彥到立法院拜會立法院長蘇嘉全,被問及陳菊新書引發的紛爭,謝長廷說,他覺得管碧玲和葉菊蘭都很無辜,因為她們的角色都很被動,當時因為大環境因素,黨內危機感相當大,如果北高兩市都輸,總統大選就提前再見,大家都有責任,所以大家是全力尋求勝選,考慮的其實沒有派系問題。

謝長廷說,葉菊蘭跟他也不是同一個派系,這是冤枉,管碧玲則是被掛上謝系標籤,就更吃虧,因為當時他們是支持葉菊蘭。謝長廷說,管碧玲其實是被邊緣化,當時被協調勸退,現在卻變成是拿來對抗陳菊。後來葉菊蘭沒選、管碧玲退出,陳菊也當選,「在我看來結局是圓滿的」。

謝長廷說,書中描寫的「內心話」是個人主觀感受,他都尊重,但用這個來講評價應該要查證,例如當時他有沒有慰留,都有公文記錄可以查證。書裡描寫到他在中執會反對陳菊參選,謝長廷也強調「沒有這樣的經過、也沒有這樣的中執會」,很多都是誤會,不然什麼時候的中執會,講一個日期出來,公布當時錄音,「這是不可能的事」。

謝長廷表示,陳菊在描寫她很掙扎辛苦的部分,沒有想到他在做什麼,其實他當時人在國外,4月29日回台灣,當天是星期六、第二天星期天,5月1日他們就登記了,「前面怎麼是我去運作?」這非常多錯誤,但他也不要辯。謝長廷說,既然現在在初選,「書不能慢一點賣嗎?」他是覺得對管碧玲有點殘忍,但他也不能叫別人不要賣書,畢竟這件事是因為他,就出面替管碧玲澄清一下事實。

中時 鄭舲、姚志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