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貓傳展盛唐浪漫 口碑兩極

最近陳凱歌導演的《妖貓傳》在大陸上映,票房表現不俗。不過《妖貓傳》口碑卻相當兩極。喜愛這部影片的觀眾,甚至將它與《霸王別姬》相對照;不喜歡的人則認為只是「另一部《無極》」,陳凱歌早期作品曾被調侃為「無聊至極」。

貓眼專業版票房數據指出,截至2017年12月25日,新上映電影的累計票房以《妖貓傳》的2.68億元(人民幣,下同)領頭。

雖然大陸電影市場高速發展,但陳凱歌的作品票房卻不盡人意。2005年的《無極》1.75億元、2008年的《梅蘭芳》1.09億元、2010年的《趙氏孤兒》1.82億元……而《妖貓傳》首周票房表現不俗,貓眼專業版更預測該片總票房會超過5億元。

不過《妖貓傳》引發爭議不少、口碑兩極,超過8.6萬位評分者,有37.7%給3星、12.2%給5星好評,同時也有13.8%的觀眾打出1、2星的差評。圍繞《妖貓傳》的爭議,集中在兩方面:一是影片呈現的繁盛大唐,究竟是誰眼中的唐朝?二是故事是否過於簡單斷裂,在情感上難以動人?

改編日小說沙門空海

《妖貓傳》改編自日本作家夢枕貘的小說《沙門空海》。相比充滿哲理和思辨的原著,電影採用更大眾化的處理方法,整部片可看做懸疑推理故事:宮中妖貓作怪導致白居易(黃軒飾)被革職,於是和來自日本的空海和尚(染谷將太飾)開始探尋楊貴妃之死的真相。

片中人物眾多,除了空海、白居易、唐玄宗、楊貴妃,還有「金吾衛」陳雲樵及妻子春琴、大詩人李白和高力士等,故事線索清晰,環環相扣。從這個角度說,《妖貓傳》是一部很商業性的電影,以懸疑故事為線索,披上歷史的外衣,表現通俗易懂。但電影後半段卻存在明顯斷裂,從極樂之宴到馬嵬驛兵變,楊貴妃之死的真相完全靠阿部仲麻呂遺留的日記揭示,結局一段虛構愛情故事也表達得很倉促。

著名導演謝飛在豆瓣評論,「商業類型片的外衣與藝術片的內涵追求相結合是可以的,但做好不易。」他認為,占據主篇幅的2個人物白居易和空海淪為串場解說,探案推理的主幹劇情以集錦綜藝式的人物、場面、細節展開,都難以豐滿、深入,感染力也就弱了。

在湖北造出一座唐城

謝飛表示,對這部作品並不是失望,感受到製作者的才華與努力,它引起很多思考。為什麼許多過去創作出傳世經典的、極富才華的創作者,如此用心、用力,包括巨額的用錢,拍出來的作品卻常常不盡如人意?不僅票房、評論不如預期,更談不上流傳下去成時代經典。是個人出了問題?還是環境出了問題?

《妖貓傳》籌備6年、拍攝期5個多月、後期製作又花近1年。為再現大唐盛世,劇組從2011年起在湖北襄陽造出一座唐城。雖是奇幻片,但全片只有3%是綠幕,其餘均是實景拍攝。

陳凱歌表示,「我想用視覺呈現長安城的宏大,所以花2年設計,確保一切正確。但說到正確,其實很多東西靠想像力,如城牆,其實和幾千年前不一樣。我希望這個場景是標誌性的,所以觀眾會看到城牆像月亮,宮殿則是圓形的像太陽。」為讓觀眾有視覺享受,陳凱歌拒絕3D製式,片中一個鏡頭最多出現八重光。

陳凱歌說:「在中國電影發展過程中,哪些是我們不應該忘的,就是中國畫風。用什麼東西替代爆米花大片,用什麼東西證明中國電影在進步,這可能要跟絢爛多姿的唐文化有些連接,才可能有新途徑、新道路被開闢。這是我在拍攝的過程中感受的。」

原著《沙門空海》是充滿東瀛色彩的奇幻小說,非歷史小說。陳凱歌邀請王蕙玲擔任編劇,刪減許多歷史人物,讓故事從妖貓和楊貴妃、唐玄宗這兩條線索展開,交叉點則是「極樂之宴」。

故事過度理想化

有評論認為,關於安史之亂、馬嵬驛兵變,在電影中只是故事背景。還有一種批評集中於《妖貓傳》成一個「人人都愛楊貴妃」的過度理想化故事。中法混血的張榕容飾演楊貴妃,呈現不同於以往的形象。

而陳凱歌看來,《妖貓傳》只寫唐代的輝煌是不夠的:「楊玉環曾是唐朝的高傲象徵。唐玄宗對她的寵愛不僅是因為美貌,還有地緣政治的價值。我們選用的說法是她有一半胡人血統,她的受寵是傳遞給四野八荒的信號。對我來說,人永遠比時代更重要,尤其是楊玉環。在中國文化中,永遠在說要下一盤好棋,但一盤好棋是由每個棋子的位置決定的,否則滿盤皆輸。對於藝術創作者來說,個體才是最重要。」

中新社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