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監委全過關》新聞透視-綠色霸凌 監院最黑暗的一天

民進黨護航下,11位監委被提名人全數過關。然而,準監委「罵監院、當監委」就算了,還撂話專辦打綠法官,要挾監察權,行政治追殺,這不僅是監察權的淪喪,對司法造成的寒蟬效應,更將嚴重衝擊台灣民主法治,堪稱監察院創設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昨立院行使監委人事同意權,依「2016年5月20日前」民進黨標準,至少7人須被刷下,分別是王幼玲、田秋堇、瓦歷斯‧貝林、林盛豐、高涌誠、張武修及陳師孟。主要理由有二。

一,民進黨長年主張廢監院,理由在於認為立院的糾察、調查權不該被剝奪。如今,民進黨推翻昔日政治理念就算,如連找來的監委都認為「監院沒路用該廢」,會是何等荒謬?結果,主張廢監院的7人,又接受當監委。

試問,這些人不就是認為監院侵害立法權的完整,所以該廢。面對總統垂詢,就算不當面指正「請盡快進行憲政改革廢除監院」,至少該捍衛政治信仰予以婉拒,怎能以前把監院罵成盲腸院,現又捧為「司法剋星」?請問內心還有節操嗎?一個缺乏勇氣實踐政治良心的人,說要整飭官箴,難道不自覺虛偽?

二,台灣司法確有進步空間,但改革須從體制著手,而非獵巫般整飭特定對象。結果,陳師孟卻揚言專辦打綠法官,甚至點名承審馬英九洩密案的司法官;試問,在公正原則下,監委在調查前先對個案表達態度,請問還適合立案嗎?此刻的陳師孟,與他口中的「恐龍法官」有何差異?

尤其,陳師孟說法官辦綠不辦藍,就必須彈劾。請問,若有監委辦藍不辦綠,該如何是好?

監委說這話必將動搖司法獨立,讓司法人員審綠營違法事件時,內心難免出現小警總。請問為司法人員進行政治考核,是司法改革一環嗎?如不是,陳師孟還適格當監委嗎?

民進黨團大可發揮人事同意權,扮演替監院去汙除垢防線,結果卻是背棄政治良心全面棄守,讓監院成為創設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朱真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