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入不敷出 社區銀行「褪色」

2013年,社區銀行在我國興起。作為業務觸角最為貼近客戶的網點形式,一度被中小銀行瘋狂追捧。迅猛佈局之下,大型社區周邊遍佈社區銀行足跡。然而幾年的時間過去,社區銀行不只風光不再,更加陷入了門庭冷落、獲客不易、盈利艱難的尷尬局面。對於不少社區銀行而言,除了「關店」,沒有其他選項。

2017年,全國多地的社區銀行向監管部門遞交了終止營業的請示。北京銀監局的資訊顯示,2017年全年,監管部門共計批復同意了北京地區近70家社區支行終止營業。特別是6月至7月間,共有25家社區銀行先後「關店」。

與北京類似,上海、天津、廣東等地累計也有數十家社區銀行終止營業。根據天津銀監局的政府公開信息,2017年天津銀監局共計對8家社區支行做出終止營業的批復,包括平安銀行天津金地格林社區支行、天津萬通國際社區支行,興業銀行天津金奧廣場社區支行、天津華苑新城社區支行,光大銀行天津玉峰花園社區支行等。

上海、廣東方面,截至2017年年末,廣東銀監局共計批復21家社區支行終止營業的請示,上海銀監局共計對14家社區支行做出終止營業的批復,包括平安銀行、浦發銀行、渤海銀行、交通銀行等均有提出社區支行終止營業的請示。

根據監管要求,自審核批復之日起,相關機構應及時上繳《金融許可證》,對外進行機構退出公告,確保實施過程平穩進行。而之所以做出終止營業的選擇,多半因為入不敷出。

一位某股份制銀行社區支行負責人介紹,如果綜合計算一家社區支行網點的單體成本,每年從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包括前期投入的租金、裝修和各類設備配置,日常的水電費支出、營運費用及人力成本等。「開業的前兩年經營狀況還不錯,支行(網點所屬一級支行)也會根據盈利情況給予費用方面的支援,但隨著時間推移,大眾對於社區支行的新鮮感漸漸退去,獲客和業務拓展變得非常艱難,盈利無法覆蓋成本和支出。」該銀行人士介紹。

其任職的社區支行一直排名當地分行系統前列,其他網點的經營狀況不得而知。這與社區銀行興起之時的巨大聲勢形成強烈反差。曾經,被賦予打通金融「最後一公里」使命的社區銀行一度成為行業寵兒,特別是中小銀行,由於在傳統物理網點上難以與大型銀行比肩,社區銀行模式一出,便被中小銀行瘋狂追捧,「跑馬圈地」、迅猛佈局,以期達到擴張銀行服務網路,延伸服務觸角,做大零售業務的效果。

為了搶佔先機,多數銀行選擇了批量發展的策略。兩三年間,社區銀行的開設數量增長迅速。如民生銀行2016年財報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其所持牌的社區支行共計1694家,興業銀行至2016年年末開設的社區支行也超過1000家。

不成熟的經營模式

而對於社區銀行的財務資料和經營情況,上市銀行的財報中鮮有披露。「就我們掌握的情況,目前行業中可以持續盈利的社區支行只占一小部分,當然有些出於『一定』需要,可以在指標上做到帳面盈利,譬如業務流量由所屬支行導入等,但相信從業者對眼下的經營情況心知肚明。」前述銀行人士坦言,可以說多半社區支行的設立都是在半概念興起時一擁而上,經營模式不成熟的後遺症已經顯現。

最突出的癥結在於獲客手段單一。據悉,各行在對社區銀行的考核中普遍以新客戶口徑視為主要依據之一,包括客戶數量、信用卡進件量,以及存款、理財日均規模等。但尷尬的是,很多社區支行的客戶與轄區支行的重疊,「一部分由客戶經理從以前的支行帶入,一部分是以老帶新,即老客戶推薦,這種獲客手段很難長久維繫。」前述銀行人士介紹說。

其次,不能滿足客戶需求也是社區銀行的發展瓶頸。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分析,國外發展已經非常成熟的社區銀行模式在我國之所以卻水土不服,一個原因在於社區銀行不能滿足客戶需求,「如今電子管道越來越方便,社區銀行雖然在地理位置上很接地氣,但定位與消費者的心理需求卻相去甚遠。」事實上,從目前的從客戶習慣看,多數個人客戶對於業務辦理已經習慣了依託手機銀行、網上銀行等管道,作為線下網點,社區支行的客戶群體較狹窄。

此外,缺少差異化也是令社區銀行停滯不前的主要原因。「同業間也在一直探討,社區銀行能否基於不同社區制定獨特功能,現在的社區銀行都長一個樣子,最多也就是裝飾裝修上的不同而已,業務、產品並無差異與創新。」某股份制銀行零售業務主管稱,盲目的投資很難獲得好的回報,如果要維繫經營,必須要找到不同的盈利點,針對所處社區的客戶特性和人群需求開發專屬產品,否則盈利的可能性較小。

業界也認為產品定位缺乏特色是我國社區銀行亟待解決的問題。對此,中國電子銀行網分析稱,從產品定位角度看,我國社區銀行大部分延續傳統銀行的發展模式,在產品的設計上不能突出個性化。在金融科技的衝擊下,場景金融獲得了更高的關注度,社區銀行能否依託社區場景打造個性化的產品,成為新的突破點。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編輯/吳美觀、新金融觀察 文/張晨曲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