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環境 新興公司債表現突出

儘管美國聯準會縮表對市場的影響至今微乎其微,但如果全球經濟持續擴張,各國央行料將採取貨幣緊縮政策,未來波動性可能增加,安本標準表示,當市場波動大時,新興市場公司債、印度債以及邊境市場債反而是資金避風港,因為外資持有這些債券比重低且收益率佳。

2018年來全球股市持續延續去年多頭走勢,不過,安本標準新興市場資深經濟學家吳安瀾(Alexander Wolf)認為,市場仍存在著市場著投資風險,如當世界各地對全球化的熱情逐漸被貿易保護主義的聲浪澆熄,政治因素對貿易構成愈來愈大的威脅時,中美關係的演變可能是左右 2018 年市場格局的關鍵。

另外,量化寬鬆退場的步調比預期更快以及中國大陸持續去槓桿等,都會影響到全球經濟成長。因此,今年在作資產配置時除了持有股票之外,也幫投資繫上「安全帶」。

亞洲主權債券團隊主管艾肯斯(Kenneth Akintewe)即表示,新興市場債券近兩年來表現強勁趨勢有望延續至 2018 年,主要因大多數新興市場經濟體不但成長步調穩健且通膨受控,加上政府債務水平低,使得新興市場當地貨幣主權債券的收益率相較成熟市場更為誘人。

艾肯斯說,萬一出現市場風險時,如美國聯準會升息速度和幅度比預期快且多,或者中美之間出現政治風險時,新興市場債具有下檔保護,尤其新興市場債中的新興市場公司債、印度債以及邊境市場債。

他說,新興市場公司債有2兆美元規模,其大過於美國高收益債,且是歐洲高收益債規模的4倍,新興場公司債信用評等大部份都是投資等級債,投資評等遠高於高收益債。在美國聯準會上次升息時(2013年),新興市場公司債表現相對抗跌。另外,印度債在新興市債中也是相對看好標的之一,因印度基於經濟改革正面,加上其債市與主要資產類別相關係數低的特性,外資持有比率相對低,且2014年至2017年皆交出正總報酬的亮眼成績單,為新興市場中值得注意的資產類別。

前緣主權債就是一般所稱的邊境國家主權債,不但投資人較少留意,連外資持有比率不高,艾肯斯說,如一般規模較大基金或者法人即較無法配置在如斯里蘭卡債主權債等,但這類型標的殖利率卻比核心新興市場債更誘人,當市場出現系統性風險時,反而可以提供投資人可以分散整體投資組合風險的選擇。

黃惠聆/台北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